关于Munch的两篇随笔 历史、现实与幻想随笔杂谈

发布时间:2017-08-28 08:42:13  作者:Vil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第一篇 BDSM爱好者的社交聚会-Munch


Munch,是一种BDSM爱好者的线下聚会,在munch上大家通常身着便装,在约定好的餐馆、咖啡厅、酒吧三五成群的聊天。现场一般不会有任何调教发生,甚至有时话题都与BDSM无关。爱好者通过城市内组织的大大小小munch来结识同好朋友,交流经验心得,是种相对休闲的社交方式。

 

这种聚会形式最早起源于90年代的旧金山,在那个互联网还没有全面普及的年代,想见到相同性癖的人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当时社会大众也对BDSM人群有着不小的偏见,这也让爱好者们很难找到地方进行聚会。

那时候BDSM人群主要集中在alt.sex.bondageUSENET组里,或者是通过一个叫名字叫BABES (Bay Area Bondage Enthusiasts Society)的邮箱列表获取联系信息。尽管当时已经有了雅努斯社团与背景俱乐部(这个两个组织的故事可参看SM101中“出柜”一章)这种专业组织,但人们仍然没有太多可以社交的途径。

 

最早进行聚会尝试的人是alt.sex.bondageBABES网络中化名为STella的爱好者,他在加州圣克拉拉市一个名为“焰火”(Flames)的咖啡馆中举办了第一场社交聚会。这场派对之后,很多组织者在不同地点成功组织了类似聚会。之后STella进一步提出,希望可以选个固定时间与固定地点定期举行这类聚会。这个提议受到大家赞同,并将地点放在了帕罗奥图市的一个名为Kirk's Steakburgers的汉堡店。这个汉堡店有着美味的汉堡与超大的庭院,可以在享受美味的同时保持聚会私密性,组织者给这个聚会取名叫“Burger Munch ”。

 

Burger munch 十分受BDSM爱好者的欢迎,兴奋的人群在活动日挤满了餐馆。但不久之后气氛就开始变化,有些人开始尝试在活动中进行调教,这让活动变得像调教派对背离了社交的初衷,还有人偷偷带食物进来,这让餐馆店主十分不满,最终店家中止与主办方的合作,拒绝提供场地。

一部分组织者在Kirk's不远的地方另行组织聚会,但STella不希望他们使用Burger Munch这个名字,最终新的聚会将名字中的burger删掉,改名为“Munch”。

 

这就是Munch这个聚会名字的由来,随着BDSM文化的发展,这种用法也传遍世界。各个国家的BDSM爱好者根据自身情况,举办自己的Munch,虽然形式可能各有不同,有的也会改变名字,但是Munch“社交、开放、友善”的精神却始终没有变化。

 

回到国内,Munch在国内一直都有举行,最开始由几位常驻在国内的外国人召集举办,通常选择在fetlife上发布信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北京的munch在几年前就停止举办,而上海每月仍有活动,但以在华外国人参与居多。

 

Deeperjoy Munch则脱胎于个人同好酒会,在同好酒会中我们总结出了一些与西式munch不同的运作方法。

 

第一就是Host的设置,多数参与聚会的同好在活动前互相并不认识,如果进入会场后贸然开启对话有些尴尬,也有可能并不知道要说什么,这样难以融入会导致全程静默,影响聚会体验。Host的存在则会起到介绍人的作用化解这种尴尬,同时可以带动现场话题和气氛,让派对一直处于良好气氛之中。

 

第二就是全员介绍环节,相较于西式munch进场小规模聊天不同,DJ munch有个固定的全员介绍环节,在这个环节每位参与人士都需要介绍自己,并回答他人提问。这样做的原因是希望每个参与聚会的同好都能给大家留下印象,尽快结交到朋友。这个环节目前存在的问题就是有些拖拉,容易走神,我们也在想办法调整。

 

还有一个就是全场互动环节,比如由一个人提出问题,全场所有人都进行回答,目前最受欢迎的问题是“你最喜欢的调教场景是什么?”。还有会在纸上写上心中想到的两个字或一句话,然后全场随机抓取,抓到的人要根据字条上的字讲一下自己的想法或者故事。这些互动环节会非常快的打破尴尬,活跃气氛。

 

就如以前文章中写到过的,我始终认为在线下接触一个人才能真正了解他,现实中社交派对的很多作用是网络群组永远无法取代的。给同好提供一个同城线下交友的机会,这就是DJ munch的初衷,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第二篇 幻想与Munch


我经常幻想着一个场景,它与SM有关但却与调教无关。

 

那是个周末,我带着Sub来到一个小酒吧。推开门看见里面坐的全是SM同好,三五成群的散座在酒吧的座位上,有些在愉快聊天,还有的在静静喝酒。

我上前跟熟人打着招呼,询问最近玩乐的经历,调侃发生的趣事。朋友们会很友善把陌生人介绍给我认识,而我的Sub则会拉把椅子让我坐下,跟新认识的人多聊两句。

话题不需要回避旁人,对方也可以最快速度理解我的意思。

伴着酒精我越聊越多,音乐响起,一群人走向舞池开始跳舞,DJ切换到我最喜欢的音乐。叫好声、起哄声从座位上此起彼伏的发出,把夜晚的气氛推向高潮。

 

嗯,这就是个很普通的周五夜派对的故事,把里面的SMSub字样除去,它与每个周五夜派对并没有什么区别。

但区别就在SM,与SM无关的普通聚会派对让我完全提不起兴趣,工作、身边八卦,各种不着边际的牛逼是那么的无聊,派对上其他人看着是那么无趣,简直就是无聊一群人过了无聊的一天却又要聚在这无聊的周末。

但如果是跟SM有关,情况则完全不同,里面不需要有任何“调教”,单纯谈论这个兴趣、和理解这份兴趣的人在一起,都会让夜晚过的十分愉快。

 

这个幻想我曾经实现过很多次,刚开始是在国外,他们喜欢叫这种派对munch。但我并不满意,虽然东西方SM项目这层表皮都一样,但内核经常是天壤之别。就比如他们大部分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简单“跪”的姿势,我会要求脚尖点地,脚跟托臀。

而在国内我曾有幸参加过一次线下的同好聚会,那是很传统的中式饭局,大家围绕在一个圆桌上吃着菜,话题也与大多数饭局一样,没有亲切、没有兴奋,感觉距离我想要的差的非常远。

 

我曾经很多次问同好一个问题,你们怎么结识口味相同的朋友、聊SM话题、寻找SM伙伴?答案基本都是通过网络社交平台或者社交软件。

这个方法让我很失望,因为我觉得通过网络的沟通永远是隔着一层纱布在聊天,那种不真实的感觉让人不爽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判断一个人是否合得来。但这种效率地下又隔靴搔痒的方式却因为简单和成本低被普遍采用。

 

两年前的元旦,我漫步在帝都散心,百无聊赖的在微博上征集几位同好一起喝酒聊天。结果却出乎我的意料的愉快,那晚我们俯瞰着北京的夜景喝着酒说了自己的经历、玩法,又调侃新媒体平台上的SM,最后为了新媒体SM而举杯的画面我至今记忆犹新。

就是这场过客式的相逢,让我萌生了自己办同好社交派对的想法。

这种派对虽然准备起来麻烦,审核程序让人头疼,成本也高,但是收获也很高。不以调教为目的,单纯抱着交流、放松心态参与派对的朋友,大多数都会喜好着SM除调教以外的那些东西,比如它背后的文化、关系、生活方式。这些不以欲望为第一出发点的朋友们,往往则是欲望这条路上最好的伙伴与同伴。

 

从去年开始我的派对从深圳经过南京一路开到了北京,几场派对下来,我认识很多十分真实的朋友,他们分享着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经历、自己的喜怒哀乐。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我感觉额外的舒服与惬意。

而我现在则希望把这种社交派对打造成一种固定模式,可以被复制、推广,让更多的人参与到“现实”SM社交中,并把这份现实带回到自己的SM中去。

 

对于我来说,做这事情的意义可能就是为了实现文章开始的派对幻想,或者说为了简单的、经常的实现那个幻想。

 

这实现起来确实不简单,成本高、没时间做、有政策风险。

但是不尝试幻想永远都是幻想。

不过,SM这个游戏最大的乐趣不就想尽办法把幻想变成现实么。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