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典文学中的情趣用品随笔杂谈

发布时间:2015-05-22 15:58:03  作者:鹿之远音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在很多人印象中,性早男女授受不亲的古代封建社会应该是一个极为隐晦的话题。而事实上,宋代以前中国社会所流行的性观念一直都是非常开放的。即便是在宋明理学占主导地位、道学家们极力鼓吹禁欲主义的宋代,各种艳情小说仍然层出不穷,关于各式情趣用品的描写也大量见诸其中。从绣春囊、胡僧药、角先生、银托子、勉铃到任意车,可谓无奇不有,蔚为大观。这次我们盘点的是古人们曾经用过的情趣用品,让我们一起来借此一窥古人的房中世界。

 

绣春囊 春宫图

 

古代女子出嫁,陪嫁的箱子底、鞋底或香囊上,往往有一幅或几幅春宫图印于其上。目的是为新婚夫妻提供性交指导,避免洞房之夜不知所措的尴尬。在《红楼梦》中,绣香囊又称“十绵春意香袋”,因是淫物,所以引来了抄捡大观园这一场风波。其赤裸的性暗示,与贴身携带、遍布芬芳的特点,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刺激性欲、促进性关系和谐的作用,成为古人最为日常使用的情趣用品之一。

 

(傻大姐)无事时,便入园内来玩耍。正往山石背后掏促织去,忽见一个五彩“绣香囊”,上面绣的并非花鸟等物,一面却是两个人,赤条条的相抱;一面是几个字。这痴丫头原不认得是春意儿,心下打量:“敢是两个妖精打架?不,就是两个人打架呢?”左右猜解不来,正要拿去给贾母看呢,所以笑嘻嘻走回。

                                                 ——曹雪芹《红楼梦》第七十三回

 

其妇丈夫在日,或夕高兴行房,必取春书来看。检寻个势儿,学他做作。忽一晚开箱取物,偶见此书,把来翻看。上面画的样儿,都是件件和丈夫做过的。因想起当初的欢娱,心里就火热起来。心里热得过,那屄儿里,就像男子汉的膫儿硬的一般,内里也燥燥起来。燥得过,又湿起来,好生挨不过。

                                               ——桃源醉花主人《别有香》第四回

 

 

春药

中国古代炼丹术的发明历史悠久。炼丹术的主要目的有两个,一为点化金银,二为练得仙丹以求长生不死。有些古人效仿客成公、彭祖御女之术,以女子为炼丹鼎器,希望通过男女采阴补阳之法达到延年益寿,得道成仙的目的。采阴补阳之法即是男子通过与女子性交采取女子的精气以补益自身。采阴补阳法成功的关键在于男子必须等到女子性高潮后方能泄精,这要求男子必须有金枪不倒的过硬本事,否则便需借助药力。于是春药便因此广泛应用于房中术,在艳情小说的描绘中,更是屡见不鲜。

 

丹丸春药

原来西门庆用烧酒把胡僧药吃了一粒下去,脱了衣裳,坐在床沿上,打开淫器包儿,先把银托子来在根上,龟头上使了硫黄圈子,把胡僧与他的粉红膏子药儿,盛在个小银合儿内,捏了一厘半儿来,安放在马眼内,登时药性发作,那话暴怒起来,露棱跳脑,凹眼圆睁,横肋皆见,色若紫肝,约有六七寸长,比寻常分外粗大。西门庆心中暗喜,果然胡僧此药有些意思。妇人脱的光赤条,坐在他怀里,一面用手笼拽,说道:“怪道你要烧酒吃,原来干这个营生。”因问:“你是那里讨来的药?”西门庆急把胡僧与他药从头告诉一遍。先令妇人仰卧床上,背靠双枕,手擎那话往里放。龟头昂大,濡研半晌,方才进入些须。妇人淫津流溢,少顷滑落,已而仅没龟棱。西门庆酒兴颇作,浅抽深送,觉翕翕然,畅美不可言。妇人则淫心如醉,酥瘫于枕上,口内呻吟不止,口口声声只叫:“大鸡巴达达,淫妇今日可死也。

 

                                              ——兰陵笑笑生《金瓶梅》第五十回

 

济宁某,偶于野寺外,见一游僧,向阳们虱;杖挂葫芦,似卖药者。 因戏曰:“和尚亦卖房中丹否?”僧曰:“有。弱者可强,微者可巨,立刻见效,不俟经宿。”某喜,求之。僧解钠角,出药一丸,如黍大,令吞之。约半时,下部炊暴长;逾刻自们,增于旧者三之一。

 

                                                      ——蒲松龄《聊斋志异》卷九

 

明皇正宠妃子,不视朝政。安禄山初承圣眷,因进助情花香百粒,大小如粳米而色红。每当寝处之际,则含香一粒,助情发兴,筋力不倦。帝秘之曰:此亦汉之慎恤胶也!

 

                                                      ——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

粉末春药

拉近枕头来解衣按在炕沿上扛起腿来就耸,那话儿上已束着银托子,刚插入牝中就拽了几拽,妇人下边淫水直流,把一条蓝布裤子都湿了,西门庆拽出那话来,向顺袋内取出包儿颤声娇来蘸了些在龟头上,攘进去方才止住淫津,肆行抽拽,妇人双手扳着西门庆的肩膊,两相迎凑,在下柔声颤语,呻吟不绝,这西门庆趁着酒兴架其两腿在胳膊上,只顾没棱露脑锐进长驱,肆行扇嘭,何止二三百度,须臾弄的妇人云蓬松,舌尖水冷,口不能言,西门庆则气喘吁吁,灵龟畅美,一泄如注,良久拽出那话来,淫水随出,用帕抹之,两个整衣采带,复理

残妆。                                      

                                             ——兰陵笑笑生《金瓶梅》第七十七回

 

角先生

 

角先生,通俗来说,就是假阳具。在古代多用牛角制成,故得名。角先生分为单头与双头两种形制。单头一端穿孔,方便行事后取出。双头则多用于主仆二人或夫妻双方。在中国古代,一夫多妻制的实行,往往使女子的欲求无法被充分满足,因此角先生便成为其满足欲望的最佳用具。角先生的用途广泛,不仅用于女子自慰,亦常用于男女性交前调情。是中国古代社会最为常见的主要情趣用品。

 

单头角先生

京师有朱姓者,丰其躯干,美其须髯,设肆于东安门之外而货春药焉。其‘角先生’之制尤为工妙。闻买之者或老媪或幼尼,以钱之多寡分物之大小,以盒贮钱,置案头而去,俟主人措办毕,即自来取,不必更交一言也。

                                                          ——随缘下士《林兰香》

 

铁氏认不得是甚么东西,只见光亮亮的,有一个《西江月》赞他的形状:腹内空空无物,头间秃秃无巾。遍身华美亮铮铮,腰较富翁还硬。一个光头释子,假名冒做先生。端详注目看分明,可喜粗长且劲。

铁氏接过来一看,原来是一个八寸余长,钟口粗细的阳物,上面还有些浪里梅花,他心中又喜又怕,笑成一堆,道:“这样棒槌大的东西,只怕放不进去。”童自大道:“还有一个副先生,一个学长呢。先拿了试试看。”又将那两个取过来递与铁氏。铁氏看时,一个有五寸来长,一围稍大,一个长只三寸,也不甚粗。

                                                           ——曹去晶《姑妄言》

双头角先生

筑玉夫人晚间寂守不过,有个最知心的侍婢,叫做如霞,唤来床上做一头睡着,与他说些淫欲之事,消遣闷怀。说得高兴,取出行淫的假具,教他缚在腰间权当男子行事。如霞依言而做,夫人也自哼哼啧啧,将腰往上乱耸乱颠。

                                             ——凌濛初《二刻拍案惊奇》卷三十四

 

丘妈道:“我同居一个寡女,是朝内发出的一个宫人。她在宫时,哪得个男人!因此内宫中都受用着一件东西来,名唤三十六宫都是春。比男人之物,更加十倍之趣。各宫人每每更番上下,夜夜轮流,妙不可当。她与我同居共住,到晚间,夜夜同眠,各各取乐。所以要丈夫何用!我常到人家卖货,有那青年寡妇,我常把她救急。她可不快活哩!”

                                                      ——西湖渔隐主人《贪欢报》

 

李文妃取出一个京中买来的大号角帽儿,两头都是光光的,如龟头一般,约有尺来样长短,中间穿了绒线儿,系在腰里,自家将一半拴在牝内,却盖上支以轻撞进安哥牝内......尽力抽送。

                                                              ——入玄子《浪史》

 

有酒杯还粗,五寸还长,看看似硬,捏捏又软,霎时间又长了二寸,霎时间又短二寸。忽而自动,忽而自跳。上边或黑或白,或黄或绿,或红或紫,恰似个五采的怪蟒。……道士道:‘这叫做锁阳先生,男女两便,又名锁阴先生。男子用他,临阳物硬的将他套在上边,就如生在上边一样,能大能小。……女人用时,便用热水烫,放在阴户,如活的一般,或左或右,或上或下。

                                                          ——江西野人《怡情阵》

 

银托子

 

银托子是用银制成的一种细长托子,使用时束于阴茎根部,从而达到延伸阴茎长度,增加硬度的效果。银托子多次出现于《金瓶梅》中,是西门庆最常使用的情趣用品之一。

 

说着,一只手把他裤子扯开,只见他那话软叮铛,银托子还带在上面。问道:“你实话,晚夕与那淫妇弄了几遭?”西门庆道:“弄的有数儿的只一遭。妇人道:“你指着旺跳的身子赌个誓,一遭就弄的他恁软如鼻涕,浓如酱,恰似风瘫了的一般,有些硬朗气儿,也是人心。”说着,把托子一揪,挂下来,骂道:“没羞的,黄猫黑肠的强盗。”嗔道:“教我那里没寻,原来把这行货子悄地带出,和那淫妇捣去了。

                                                ——兰陵笑笑生《金瓶梅》第十三回

勉铃

 

勉铃又称缅玲,来源缅甸,形状如铃,故得名。勉铃外包金银,内置水银,是一种特别神奇的情趣用品。因为勉铃一旦与身体接触,便会自动振颤发声。古代女子常在自慰或与男子性交前将其置于敏感部位,因为勉铃一挨身,女子便会周身酥麻,奇痒难耐。勉铃形制较小,大不过龙眼,其功用形状类似于今日的小型跳蛋。

 

说毕,妇人与西门庆互脱白绫袄,袖子里滑浪一声,掉出个物什儿来。拿在手里沉甸甸的,绍弹子大,认了半日,竟不知是什么东西,但见:原是番兵出产,逢人荐转在京。身躯瘦小,内玲珑,得人轻借力,辗转作蝉鸣,解使佳人心胆惧,能助肾威冈。号称金面勇先锋,战阵功第一,扬名勉子铃。

妇人认了半日,问道:“是什么东西,见怎的把人半边胳膊都麻了。”西门庆笑道:“这物你就不知道了,名唤勉子铃,南方勉甸国出产的,好的也值四,五两银子。”妇人道:“此物便到那里。”西门庆道:“先把他放入炉内,然后行事,妙不可言。”妇人道:“你与李瓶儿也干来。”西门庆于是把晚间之事从头告诉一遍,说的金莲淫心顿起,两个白日里掩上房门,解衣上床交欢。正是:不知子晋缘何事,才学吹萧便作仙。

                                               ——兰陵笑笑生《金瓶梅》第十六回

 

任意车

 

相较于角先生、银托子、勉铃,任意车则属于大型情趣用具。何安为制车小能手,因见隋炀帝淫荡成性,每日御女无数,故投其所好,制作任意车以方便隋炀帝行车时御女。任意车的帏幔十分特别,具有“外面窥里面却丝毫不见,里面却十分透亮”的特点,且内置金铃玉片,其发出的乐声足以掩盖性交所发出的声音,深得隋炀帝喜爱。

 

忽有一人姓何名安,自制得一驾御女车,来献与炀帝。那车儿中间宽阔,床帐衾枕,一一皆备,四围却用鲛绡,细细织成帏幔,外面窥里面却丝毫不见,里面却十分透亮,外边的山水草木,皆看得明明白白。又将许多金铃玉片,散挂在帏幔中间,车行时,摇荡的铿铿锵锵,就如奏细乐一般,俱可恣心而为,故叫做御女车。炀帝看了满心欢喜道:“此画制得甚妙,途中不忧寂寞矣。

                                             ——齐东野人《隋炀帝艳史》第十三回

 

以上这些古典文学中的情趣用品在今天看来都是我们现在使用情趣用品的雏形,由此可见追求高质量的性生活并不是现代人的专利,在情趣用品方面我们有着一脉相传的口味,希望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会有更多新鲜、好玩的情趣用品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多姿多彩。

3930

评论已有 0

K For Kind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