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l的台湾派对之行(二)活动追踪

发布时间:2018-01-06 09:14:27  作者:Vil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二、Commander D和同志话题


在来台湾之前我从小林老师的那里说到过Commander D这家BDSM酒吧的名字,可以说这家店与台湾SM社群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2012年,台湾BDSM社团皮绳愉虐邦组织的台湾首个SM线下聚会脱壳日(SM圈内称这种形式为Munch),从先前的举办地点转移至这里。由于酒吧内有一些道具,原本以清谈为主的Munch在这里转变成了带有项目的play party。后来这个活动也由Commander D接手改名叫做飞客日Freaks Day),每月举办一次,一直延续至今,可以说台北第一个公开举办的play party就诞生于Commander D

到台北我才知这家店是个面向男同性恋群体的彩虹酒吧,但这并不让我感到意外。欧美SM文化发展一路以来都是与同性恋平权运动发展交相呼应的,而SM酒吧多是以恋物作为主题,自然吸引喜欢皮胶的同志群体。除了日本这个自成一派的国家,如果哪里的SM酒吧没有同志倾向,反而会让人感觉有些奇怪。

 

在见过Cherry之后第二天我就和小林老师还有Lulu相约来到Commander D,应我请求小林老师还请来了台大皮绳愉虐社的几位成员。我一直对这个学校社团很感兴趣,但由于此次行程并没有赶上他们的活动,所以希望能和成员聊下社团的大概情况。

当晚Commander D虽然没有活动,酒吧内的气氛还是很热闹,人们散坐在在店内喝着酒聊着天,店内的一角有个小空地,上面有着吊缚用的钩子,有位绳师正在吊绑一个肌肉男,落座后我们聊起台大的这个社团。

  

 Commander D 店内 (照片来源于网络)


台北目前有台大、师大两个学校成立了BDSM社团。我第一次知道台大这个BDSM社团是在2014年,当时台大学生成立这个社团的请求曾被校方以人身安全为由拒绝,这个决定引起学生们的反弹,社团发起人便在台大校园中举办了一场邀请路人体验绳缚的活动。活动现场的图片曾经通过网路传到内地,我们在看过之后都不由得感慨台大的开放与包容,而后来学生们终于如愿成立了这个社团。

皮绳愉虐社争取成立的活动(照片来源于网络)


通过聊天得知台大皮绳愉虐社与其他社团并没有太大区别,他们社团活动每月1-2次,一般是以讨论会、电影欣赏、读书会的形式举行的。如果说与其他社团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在迎新的时候会吓走一些比较羞涩的新生。给我感觉这个社团很像是一个把有口味并敢于站出来的学生聚集在一起的朋友会,但台大社团的象征意义却远不止这些,一方面BDSM社团进驻校园代表了这个群体可以被主流所接受,或者说至少是容忍;另外一方面也着实体现了台大自由包容的氛围。

 

回到内地,少数群体社团也曾在校园中有过足迹,中山大学早在2006年就曾经正式注册成立过LGBT的社团彩虹社,这是内地第一个正式登记获批的彩虹社团。在那之后很多高校也曾成立类似组织,有的直接表明宗旨,有的则以类似防艾的名义曲线成立。但这些社团活动与迎新基本都是在地下进行,外人很难得知他们的信息。以国内的谈性色变的校园氛围和社会整体包容度来看,彩虹社团能冒出一点影子就实属不易,BDSM社团连存在的意义都没有。其实台大在这方面走的真是太过超前,我们都无从羡慕。

聊天的间隙,一位学生邀请我去台南的BDSM社区玩,我看了下行程,他们活动的日子刚好就是我路过台南的那天,于是就非常高兴的接受了。

 

表演场地上绳师和肌肉男的吊缚结束之后,小林老师拿出了绳子和Lulu上去绑了起来。酒吧放的是一首旋律很快电子乐,小林老师的动作也随着音乐变快,前后腾挪也按着音乐的节奏进行,捆绑的过程仿佛像是跳电音舞。这和他之前给我留下的缓慢唯美风格完全不同,不由得让我感慨他风格的多变。

随后,Commander D的店长阿牧也加入了我们聊天,有趣的谈起了他们早期办Play Party时盯着门担心警察过来的事情和其他趣事。我也讲起了小林老师在北京活动被取消的遭遇和我正在办的线下活动。过两天Commander D店里要举办名为皮丘日的男士专场play party,阿牧很热情的邀请我过来玩,我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让人热血沸腾的机会。

皮丘日这个名字让我很是费解,店里吧台上刚好吊着几只皮卡丘玩偶,当我问到皮丘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大家都笑着回答就是皮卡丘的台湾名字,这让我更是费解,在想是不是活动当天会有人穿着皮卡丘的服装出席。

 

还有个让我费解的事情就是台北大多数的play party包括皮丘日都是在下午举办,时间从午饭后至晚饭前。这并不符合常识,也和大多数国家的做法有些不同。我参与过的BDSM play party通常都会选择在晚饭后至午夜,常理来说这也是玩乐的黄金时段。关于这个问题,小林老师解释是因为台北首个play party飞客日是由皮绳愉虐邦的脱壳日(munch)活动转变而来。脱壳日因为其聊天与轻松的性质,选择在下午进行。当脱壳日变成飞客日之后并没改变原来的时间,于是大家就有了在下午举办play party的习惯,其他play party也就按照这个习惯进行。

 

皮丘日的当天我穿着皮衣与皮帽很早就来到Commander D,派对还没有开始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门票500新台币一人,在里面可以换取一杯饮料。活动的现场并没有见到皮卡丘,关于皮丘这个名字的由来后来我听到比较靠谱的是看到皮革所以下面鼓来像山丘一样这个解释。

活动气氛十分很欧美风格,许多人穿着皮制束缚带,带着狗头面具。可能是因为台北炎热的天气所以很少有人穿着全套皮衣,这点真的很麻烦,我也是为了此次台湾之行专门制作的了打孔皮衬衫。项目方面,捆绑角落依旧精彩不断,店内也开放了只在活动时候才会启用的场地,男生们在里面的play尺度并不是很大。

这场活动下来我学会了两句话,第一就是不要一个人参加play party”,因为只做看客确实很痛苦。play party上一般都是熟人或是至少认识人之间的嬉戏,独身前往只能喝着酒看别人玩。

还有一句就是阿牧说的play party不穿装备,就如明星素颜见人,皮丘日这一场没有服装要求,穿便装在店里的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即使想搭话也无从切入。

 

到台北之后我一直在打听市内的BDSM用品或恋物皮装商店想去逛逛,但并没有收获。可能因为询问到的都是绳缚玩家,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有自己的绳子进货渠道,也对皮衣、胶衣并没有太大兴趣。皮丘日这场终于找对了群体,经过几次询问,我得知了一个叫世纪风尚的名字。

 

世纪风尚(照片来源于Google街景)


台湾BDSM群体的消费习惯和大陆类似,道具用品绝大多数靠网购,自制的道具也都是私下贩卖。目前大陆几家电商平台都可以向台湾发货,所以他们并没有多少实体店道具店的需求。世纪风尚位于台北万华区,是台北市唯一一家销售BDSM用品的实体店,营业室时间从下午三点开始。店铺的位置十分之隐蔽,是个民宅二楼,如果不是飘扬在窗外的彩虹旗,绝对会错过他的临街的小门脸。正门是按照国际惯例按铃开门上楼,店铺改造自二室一厅,有一间房间是play room,应该是给举办各种小型活动用的。大厅是营业区,墙上挂着几排皮束缚带和狗头面具,通过吊牌得知是自主品牌。旁边的展示台上放着各式CB、肛塞,其中几款是可以通电,应该是正在推的新品。店员十分友善的向我们介绍着产品,闲聊中说起这家店开的时间并不算长,老板应该算是同志恋物圈的名人,身材非常棒,还出过自己的写真集。这家店的皮具质量非常好价格也不算贵,更为贴心的是每款束缚带及面具都有PU和真皮两种款式,价格相差不少,买家可以根据需求进行选择,这个做法可说是非常良心。

 

世纪风尚店内的传单


在台北我还去了家独树一帜的店铺,就是位于中正区的晶晶书库。这家复合式商店的主题是LGBT,与BDSM并没有太大关系。店内贩售的是同性相关书籍、影视碟片,还有少量的情趣道具、文化创意产品,在它的隔壁还有一起运营的LGBT咖啡厅。

晶晶书库的正门


这间规模并不算大的书库却有着很多值得称道的地方,它是华人地区第一家以LGBT为主题的商店。在它成立之初的1999年,台湾同志的生存状况可以算是十分恶劣,男同性恋只敢在夜间牵手而行,女同则完全没有生存空间。晶晶书库在当时顶住巨大压力而成立,给同性社区提供了宝贵的生存空间,同时她们也积极组织人员参加各种平权活动,台北一年一度的骄傲游行,她们就是主要发起与赞助人之一。

书库所在的位置毗邻教会众多的街道新生南路,从街道的名字就不难看出这是反同保守势力的主要聚集区。晶晶书库犹如一面冲锋的旗帜插在了同性恋平权运动敌人的心脏位置,其象征意义不言而喻。正因如此,晶晶书店成立的初期遭到了非常多的阻力,店铺玻璃经常被砸,书籍也会被警察查扣。

其中最著名也最有影响力的应该就是晶晶妨碍风化案2003年,晶晶书库从香港进口的同性写真被基隆警方以妨碍风化名义查扣,04年基隆地检署以猥亵罪名义将书库起诉。晶晶书库一直坚持抗争,两审败诉后并没有气馁,继续向大法官申请释宪,推动废除猥亵罪。最后结果虽然没能废除这个罪名,但却让大法官以释宪的形式限缩了猥亵罪的适用范围。其中更是明确,如果出版物涉及不含暴力的性,只要加上封套、警语就不算猥亵品。这个结果不仅影响至今,整个案件的过程及抗争形式对其他平权运动来说可以说是非常有指标及教育意义的。

经过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通过晶晶书库及台湾各界LGBT人士的不断斗争与运动,台湾社会目前对LBGT已经有着足够的包容和认同,2017年的5月更是以法律形式认可了同性婚姻,这是亚洲的首例。今天的晶晶书库已经不仅不会有任何生存困境,还获得了台北市很多奖项,经常参与各种交流活动,是台北市一张很棒的名片。书库的诉求也变成宣扬LGBT的多样性及和打破主流社会对群体的刻板印象。

 

晶晶书库的文创产品


说到BDSMLGBT,两者之间的关系探讨起来会很有意思。在多数BDSM玩家能见度高的欧美国家,BDSMLGBT群体的关系看起来是相辅相成的。因为现代BDSM文化的起源是从同性群体开始的,这个两个群体本身就有不少的重叠人口,加之同性恋平权运动的又是近几十年来最活跃也最成功的少数群体运动,BDSM爱好者中无论性取向都会希望借助这个风潮去争取自己的能见度与认知度。

但这两个群体也会有很多并不认可对方的人,只不过这群人通常不愿意也没有渠道站出发声。如果从这群人来看,这两个群体却又没什么联系。

没有联系中比较明显的例子中国大陆,由于内地没有高能见度的同志平权活动,所以BDSM人群中的绝大多数异性恋对于LGBT话题并不关心,甚至有些是排斥的。LGBT人群中厌恶BDSM的也绝非少数。甚至很多人根本理解不了为何有人总是喜欢把BDSMLGBT话题连在一起说。

无论是在台湾还是在欧美,这种人群应该都有存在,只是人数多寡的问题。那这就会留下很多有意思的观察点,比如:

在欧美同志平权已经很成功的那些国家,假如有一天BDSM成为社会主流挞伐的对象,LGBT群体会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

在中国内地,LGBTBDSM群体未来的发展会不会有联系,合作还是完全不相关?

我相信在十年到二十年时间内,这类问题就会面临着检验。

 

 

 

评论已有 0

K For Kind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