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之行 彩虹旗飘扬活动追踪

发布时间:2015-11-06 19:01:41  作者:Vil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这次到旧金山是赴约跟人一起逛folsom street fair,它是全球最大的街头SM集会之一。去年集会的时候我曾与人合作做相关报道(其实我只做了金主和幕后工作),当一张张照片从旧金山传回来的时候这个集会彻底吸引了我,SM元素的装扮、自由自在的气氛、各种精良的SM道具对我都有致命的诱惑。
于是便有了今年这趟旅行,说实话我对旅游并不感兴趣,如果有海外假期,我宁肯在找个海边躺着晒太阳也不愿意去旅游景点,当地的超市、菜市场对我的吸引力要比皇宫、铁塔之类的大多了。
不过Folsom fair就一天,在旧金山躺好几天也些许有点离谱,我只能拼命找寻脑内关于旧金山的关键词,以期望借此引出一些想去的地方。

第一个蹦出来的是“The Rock”
这是男神肖恩康纳利所演一部电影的名字,中文名字叫《石破天惊》或者《勇闯恶魔岛》。电影取景的地方是坐落在旧金山海边小岛上的一个废弃监狱,它曾关押了全美那些臭名昭著的囚犯,比如鸟人。印象中这个小岛监狱充满了禁锢元素,冰冷的色调、压抑的气氛都可以引发SM联想。

第二个词是“Kink”
变态的意思,同时也是一个美国有名SM电影制片厂的名字。这家制片厂在旧金山买下一个古堡状的军火库在里面拍片,演员大部分都是SM同好。他们拍的大多数片子并不像日本动作片那样人为制作痕迹严重,他们是真刀真枪的“录”,比如他们会给演员设置安全词,如果演员要是受不了说出安全词,拍摄也就终止了,可以说他们的片子更像一场SM Play的记录。同时他们也在自己的古堡里组织SM研习会,这种形式也蛮有意思。

第三个词是“70s”
70年代对美国来说是一个文化蓬勃发展的时期,性解放运动生机勃勃,同志平权运动也形成规模,摇滚、嬉皮、朋克各种风格此起彼伏,而旧金山这个“堕落之都”则集这些元素于一体。时至今日则留下了同志居民占50%左右的卡斯特罗区,嬉皮风格的海特街,以及城市内到处可见店铺美观的情趣用品、SM道具店。

让金门大桥、渔人码头、联合广场这些旅游景点见鬼去吧,旧金山除了SM和同志文化其他对我没有任何吸引力。
那么旅游行程很简单,我订了卡斯特罗区的住处,买好了恶魔岛的票,又让朋友安排了kink参观与研习会的时间。
跳上去美国的飞机,我这趟非主流的亚文化之旅就开始了。

一 卡斯特罗区,“基地”,SM与同性恋

卡斯特罗区飘扬的彩虹旗
卡斯特罗区飘扬的彩虹旗



在旧金山开车很吓人,无处不在的山路陡坡让我感觉在开过山车,路面经常突然由平变陡,超过五十度的坡在变成下行的那刻完全看不到前面路况,就像过山车爬高之后准备释放那一瞬间。
我对卡斯特罗区的第一印象也是因为陡坡变得十分戏剧化,当车经过一个前倾动作后,象征同性恋的彩虹旗进入了我视线。

卡斯特罗区陡峭的街道
卡斯特罗区陡峭的街道


这一幕给我的冲击很大,我一直是个LGBT权利运动支持者,这跟我少年时期居住在一个对同性恋非常友好的城市有关,无数的同志酒吧、同志社区给我了个概念,性取向不同就如口味不同一样。同性恋和异性恋之前的区别也就如咸甜之分,只有个人喜好,没有对错。
而同性恋和SM之间的关系则是让我兴奋的另外一个原因,“同志聚集之地,SM产业势必蓬勃发展”,这个经验之说虽然没有数据支持,但能有很多可以证明的例子,比如肛钩、窒息服最早商业化制作出来是给同志使用的,再就比如就是卡斯特罗区内众多的SM道具店。

随手一翻,就能找到卡斯特罗区大大小小数十家SM道具店,我详细逛中一家,它有个很喜感的名字:“Does your mother know”(你妈知道么)

SM道具店“Does your mother know”
SM道具店“Does your mother know”


这种店子可以说是真正的SM道具店,而非国内街边的情趣用品店,因为他的商品大多数与情趣二字无缘,比如6.5CM的肛塞,这种恐怖的直径绝对不会让你感觉有任何调情的意味。
这家店的规模在卡斯特罗区可以算数一数二,店内绝大多数商品为男式后庭用品,而女性用品只有几件三点皮衣、按摩棒、乳夹静静的摆放在角落。
他家商品可以分为几大类:
书籍、纪念品:书籍多是关于SM捆绑的,纪念品则更倾向于同志文化的杯子、扑克、生殖器卡通模型一类。
SM道具:道具主要是以肛塞、鞭子为主,肛塞尺寸之全超乎想象。鞭子方面,拍子、散鞭、马鞭、蛇鞭等种类齐全,但是真正厉害的是在细节与做工上,比如把马鞭前部的小皮牌做成树叶形状,很是好看,可以鞭子则更多体现个性化。
SM服饰:这一类主要以男士束缚皮衣为主,在本文接下来中你不断看到它的出现。同时也有狗头、马头等头套,相比起来项圈的种类就乏善可陈,做工也都一般,女性方面只有少数束腰马甲。

鞭子上的绿叶与红花
鞭子上的绿叶与红花


道具价格和国内差距极大,鞭子的话可以说物有所值,价值人民币几百块的鞭子绝对要比国内几十块用的顺手,质感也很棒。肛塞和其他道具的价格则有些无法接受,最流行的金属肛塞国内价格只要不到20块,可这的而价格接近150元,质量上也看不出来与国内有什么不同。
让我十分兴奋的是看到了自己发明的金属尾巴肛塞在这里被摆上货架,应该是从国内一并进货进过来的。但是国内只卖40-50的东西,这里却要买到50多刀,如果我当初是以盈利为目的研发的话,我宁肯在美国推广。这个事情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国内SM道具发展的窘境,创意因为竞争而并不能得到充分的回报。

陈列柜中的金属尾巴肛塞
陈列柜中的金属尾巴肛塞


接下来逛的几家店子可以说跟DYMK大同小异,有的偏重纪念品,有的增更像同好聚集地,卖货只是副业。
十分可惜的是,相较于琳琅满目的同志纪念品,我完全找不到纯正的SM纪念品,最后只能买了这本同志向的SM书籍“绑起我”作为纪念,希望能从同性恋同好那里学到几招转化为自己的手法。

“绑起我”
“绑起我”


还有就是这个同志文化的杯子,七十度倾斜的杯体上覆盖着彩虹旗,上面写了一句冷幽默十足的话:“我是如此的基,以至于不能直着喝水”(同性恋常用弯来形容自己的性取向)。

“我是如此的基,以至于不能直着喝水”(
“我是如此的基,以至于不能直着喝水”(


卡斯特罗的街道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彩虹城,很多酒吧、商店都会悬挂彩虹旗表示对同性恋顾客友善的态度,SM更不是什么需要忌讳的话题,街边布告栏里贴满了SM聚会、活动的宣传单。

街边充满SM信息的布告栏
街边充满SM信息的布告栏


彩虹斑马线
彩虹斑马线


走在街上我想起了电影《米尔克》,40多年前,米克尔和他的男友来到卡斯特罗区,那时邻居并不是很待见他们,大背景下部分政客还想废除同性恋在租房、就业方面的保护法规。而米克尔就是在这种压力下把同性恋人群集结起来,与歧视、反对他们的人进行抗争,为此他也牺牲了自己生活、爱情还有生命。而今,这里连斑马线都是彩虹色的,这个当初很多人除之后快的群体变成了这个区域的主流文化。
SM也是一样,无论现在多不受待见,旁人觉得多么不入流,只要欲望在那,需求在那,总有一天也会发展出自己的文化氛围。

在彩虹墙下留影
在彩虹墙下留影


抛开同性恋和SM,卡斯特罗区的景色也是可圈可点,我住的地方离双峰山很近,从后院望去刚好能看到山景。清晨双峰山笼罩在雾里,太阳映射下雾气略发红色,仿佛给山和山下的房屋披上了一层薄纱,就像一件若有若无的睡衣,而这个区域就像穿着睡衣在清晨中伸懒腰的美男。

双峰山清晨的雾
双峰山清晨的雾


到了晚间,开车上到双峰山顶可以俯瞰整个旧金山的夜景,市区的灯火辉煌和海湾的幽暗沉寂可以很好的诠释什么叫“City by the bay”

双峰山看到的夜景
双峰山看到的夜景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