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l的巨坑连载-《片段》第二章故事连载

发布时间:2014-07-16 15:04:52  作者:Vil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第二章



那些片段会经常重现在我脑海中,就像一位不期而至的老友,有时它的很清晰,就像发生在昨天,而有时却又很模糊,仿佛是一段尘封已久的历史;但看见它的那种感觉总是让我如此熟悉,愿意花上一些时间陪它。


(二一) 突袭


“什么?你们已经到了?”电话那边的话让我感觉有点诧异,他们不是像是会搞袭击的人。
我低头看了看L,她一丝不挂的被骑乘位捆在椅子上,两只胳膊分别固定在椅子靠背两侧,双腿则绑在椅子下面两侧横梁,一条绳子绕过后背固定住大腿迫使屁股被迫离开椅子面。
她的屁股还在不停的晃动,牵动三个跳蛋控制器晃来晃去。
“没有,没有,你们来吧”我边说边用手摸了摸L的下巴,不料她一口就含住了我的手指开始不停吮吸,舌头围绕手指打转。
挂掉电话我从她嘴里把手指抽出,拍了拍她的头说:“有客人,你二姐和她家先生过来已经到外面了”
L听到,头抬起来继续摇着屁股问我:“啊...啊...要这样见他们么?”
“解开是来不及了,但你得让他们有个准备”我说的同时抬起L被捆的椅子,“你先回屋待会”,说完把她抬进了她的卧室。
“唔...”L显得有点痛苦,因为这个姿势被绑她只能用双腿夹住椅子保持平衡,在椅子移动过程中更为痛苦。
放好椅子我准备离开,想了想又回过身来,将三个跳蛋的控制器开到最大,对L笑着说道:“你先自己爽一会。”
L轻声呻吟了一下,我退出房间关上了门,几乎同一时刻门铃响了起来,我整下衣服准备过去迎客。

门口那位姑娘今天没穿白色外衣,而是一身职装配了一件白衬衫,她看见我微微一笑,略带抱歉的说:“不好意思,先生和我刚好路过附近,说起你刚搬过来,临时兴起决定过来拜访。”
“不好意思”,她身边的男士依然像领导一样惜字如金。
“欢迎,欢迎,我还一直没找到机会向你们当面道谢。”我侧过身把他们让进屋内。
“打扰了”姑娘跨进门里,在门廊旁边站了下来,
“打扰”,她身后的领导也随后跟进。领导脱下鞋后,姑娘把他的鞋整理好自己才脱鞋。我有点遗憾L没有看到这一幕,之前我们一直在开玩笑讨论他们到底是“女士优先”,还是“领导先走”。

客厅落座,姑娘从身边拿出一瓶包好的酒,放在茶几上说道:“恭喜你乔迁。”
“谢谢”我苦笑道,“如果这也算,那我乔迁的次数未免太多了点”
“人动活,说明你有活力”领导靠在沙发扶手上,将酒瓶向前移了移动。
“也多谢你们介绍这地方,位置很不错”我向两位点头说道。
“举手之劳”领导说这句仿佛没有再说话的意思。
一旁的姑娘接过话题,“L呢?不在么”
“在她自己房间里,处于不是很舒服的状态”我诡异的笑了一下。
“生病了?”姑娘关切的问道。
“没,应该很爽”
“哦...”姑娘应该是明白了,向身边的领导眨了眨眼,领导则笑着点了点头。
“希望我们过去慰问一下么?”这次换成姑娘露出诡异的笑容。
“如果你们很关心的话”我则笑着回应了他们。
姑娘没有回答,转头看向自己的先生。领导笑着站了起来,说了一句:
“不能错过”

当门打开的时候,L身体颤抖了一下,随后把脸埋在椅子靠背后,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们来看你了”姑娘像是强忍着笑容,用一贯的声音对L说道。
L并没有抬起头,双手抓着椅子靠背竖起一根手指,呜咽道:“呜...二姐...你欠我一次”
姑娘笑着上去拍了拍她肩膀,“这个估计你是找不回来”,看了一眼跳蛋控制器,姑娘趴在L的耳边,轻声问道:“蛋在里面打架打的爽么?”
“呜...呜...”L呜咽的更大了,但依旧没有抬起头,“姐夫你说怎么办?”
领导也笑了出来,说道“你爽过就行了”
“你们这群坏人”L边说边摇晃椅子靠背,动作幅度稍微大了一点,椅子险仰起来。
我急忙冲上去按住椅子,在她屁股上抽了一下,笑着斥责道:“怎么说话呢?”,L把头埋得更深了。
“哈哈哈...”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不好意思,你们先去客厅坐会,我处理一下”把两位送出屋,我开始解开L的绳子,在手被解开之后,L一把搂住我,趴在我肩膀说道:
“完蛋,这次是要不回来了”

放着L活动筋骨,我重新在客厅落座,坐下之后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继续笑着。
姑娘笑着问道:“你们怎么是分开房间住的?”
没等我回答,领导说了一句“多嘴,个人生活是隐私”
姑娘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对我说了一句:“对不起”,又转过头对着领导说了同样的道歉。
我赶忙回到:“不是很有所谓,我觉得有个人空间好一些”
这时穿着睡衣的L也走了过来,跪在我旁边的沙发上跟了一句“我觉得这样的挺好的”
“挺好的”领导也接了一句,而姑娘则摇头表示不解。

“这次过来要跟你们说个事”领导突然脸很正式,让我有点不解。
他看了看身边的姑娘,对她说道:“你说吧”
姑娘点点头,接上话题:“先生和我之前就一直想约你们一起出去玩一段时间,今天刚好借这个机会给你们提出来。”
“哦...”我思索了一下“度假么?”
“是的”领导点了点头
我继续问道:“你们约了那两位么?”
“就我们四个”领导说完朝姑娘点了一下头,示意她继续,
“人多不方便,先生和我觉得我们四个在一起会比较有意思”
“恩..”我大概明白了他的顾忌,看了一眼L,L点头表示可以。
“好,不过时间要好好安排一下,这个时间可是有点不好凑”我回答他们接受了邀请。
“不急,不是最近”领导很点高兴。
一旁的姑娘追问道:“你们护照都方便吧?”
“啊?你们这是想走多远?”我没想到他们是这种计划。
领导笑了起来,翘起腿用手指在空中一挥,回答:
“心有多远就走多远”


(二二)困境


门终于开了,打开门的是那戴着粉色项圈的少女。
“看来你们在忙碌,开门的时间这么久”我用开玩笑的口气表达了自己的抱怨。
粉项圈摇了摇头,虽然没有说话但却露出了抱歉的表情,屋内传出几下伴着斥骂的抽打声,随后还有几声不那么明显的哀嚎。
我可以猜想里面的场景,同样摇了摇头,拖鞋走进屋里。
粉项圈在迅速关上门后呆在那里有点不知所措。
她应该是不敢发声,我冲着传来声响的那间屋子咳了几声,高声叫喊道:
“哥们,我来了,歇一歇吧”
“稍等一会,马上就好”门里传来的声音显得有些焦躁,然后又是几声哀嚎。
“我去厨房找点喝的”我不想继续听着哀嚎声。
“随便,冰箱有的是酒”门里话音未落,又传出抽打声。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从中拿了一根,径直走到厨房。

在看到冰箱里并没软饮料后我有点失落的点起烟,郁闷的抽着。这时粉项圈拿了一个烟灰缸进来,放在我旁边的台子上。
我在点头道谢后小声的问她:“他没事吧?”
粉项圈愣了一下,一顿一顿的小声回答:“在出事之后...哥就很容易生气...一直在屋走来走去..”停了一下,她接着说:“我们说什么都有可能会...”
我苦笑了一下:“可辛苦你们了”
粉项圈显得十分难过,仿佛要说什么,但是一直低着头。
我弹了一下烟灰继续问道:“有你姐姐顶着,你应该没遭太多罪吧?”
少女依旧低头不语,她突然转身关上厨房门,然后背对着我解开上衣。
上衣滑落至腰间,她背上的景象让我倒吸一口冷气,暗红与青色的印子毫无章法的刻在上面,在白色肌肤的映衬下格外扎眼。
粉项圈转过身来,我看到她的眼睛里泛起泪光,我叹了一口气问道:“你还能坚持下去么?”
她抽噎起来,摇着头对我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姐姐她在外面有一个...她有退路...可我...”
我掐掉烟头,有点斥责的对她说:“让我知道你姐姐这个干吗...”
她抽噎得更厉害了,但却用手捂着嘴不敢发出声音,哽咽的说着:“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速度到卫生间去,别让他看到”我挥了挥手,粉项圈转头离开了厨房。

外面传来门响的声音,应该是那位歇下来了,我回到客厅,那扇门刚好打开。他今天换了一件衣服,上面的标致并不是很大,但仍然有点扎眼。
“进来吧”标志冲我客气的说道,仿佛刚才那些抽打并没有发生。
我走进屋内,戴红项圈的少女已经在地上瘫做一团,她身上只剩一条内裤,上面还有些裂痕。
红项圈看到我进来,朝我苦笑的点点头表示问候,我向她摆了摆手。
标志对她说了一句:“出去”
少女扶着墙站了起来,一颤一颤的走出房间,粉项圈刚好从卫生间出来,过去扶住她,红项圈随后扑到在客厅沙发上。

标志关上房门,我用玩笑的语气试着打开话题:“火气那么大干嘛?”
标志转过身来,向我吼了一声:“用不着你来...”
话未说完,他转身坐到椅子上,低头用手扶额,恢复到平静语气继续说道:“我也知道...可我有点控制不住”
我看了看旁边抽屉柜上那个蓝色的药瓶子,对他说:“吃这种药没办法缓解的,你出去走走,也可以到我那坐坐”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比你还清楚...”他依旧扶着额头。
沉默无语,我不再想说什么。
“我那破事的细节你都知了么?”他突然抬起头,开始说起找我真正的目的。
“当场替你解围的那位给我讲过了。”我想起那位一脸笑容并带着商务腔的朋友,确实没有他稳定不下来场面。
“他的本事都在场面上,麻烦的在后面。”标志接着说“不跟你客套了,我找你过来两个事情。第一,问问你有没有什么解决的主意”
“有钱谁都有主意,没钱谁都没主意”我怕他张口借钱,先做好了封死的铺垫。
“这道理不用你说,先不说这个,第二件事是想跟你交代一下”标志并没有张口借钱。
“交代什么?”我有点纳闷。
“事情总会解决,但是之后我是不能继续在这混了”标志有点强作振奋。
“你是要...”我突然有点欣赏他的果断。
“总有去路,我是想跟你说那两个,也就你有善心能帮我处理”他指了指门外。“就是那两个,我想跟你交代一下”
“操”我没想到他会说这种事,扔了一根烟给他,自己也点起一根“你这是要交代后事么”
“哈哈,你也可以这么理解”标志干笑了几声。
“你真不会连解决这事的钱都没有吧?”我给他点着烟,又给自己点上。
“钱,我有”标志说这句真的很霸气,他随后站了起来拍了一下大腿,“但是,我没现钱”。
“这样...”我陷入了沉思,不知道要不要给他个提议。
他仿佛看出我有想法,追问道:“你有办法?”
我眯着眼睛看他:“我有个不是办法的路子,也可以算作损主意,我不太想跟你说。”
“都火烧屁股你还卖关子,直接说”标志应该猜到是什么路子。
“我认识一个人,商人,他开了一家店子,但这只是他真正生意的一个幌子,都说他家里有很多现金”
标志看着我,陷入沉思,我继续说:“商人嘛,就是要赚钱,他有现金可以替你解决这个麻烦,但愿不愿意帮就看他能赚多少。”
标志突然苦笑起来,而且笑个不停。
我接着解释:“但这绝对是馊主意,这种事赚少了他不会帮你,我只是给你个路子,如果你决定要走,我可以帮你介绍,但是你自己谈,不要把我扯进去。”
“哎”标志叹了一声气“我认识这么多朋友,就你肯真心帮我”
“这不一定是帮你,也许是在害你”我其实真心不想指这条路。
“没有别的更好主意”标志说完站起来,一挥手说道“走”
“干嘛?”我也站了起了
“带我去找他”边说边往外走。
“行动力真可以”我衷心赞叹了一句
“早解决早不烦”标志打开门,我看到红项圈还趴在沙发上,粉项圈在给她上药。
“我出一趟,晚上可能不回来”标志对着姐们二人说道,他蹬了一下客厅沙发:“别把那个小白脸带回家”
红项圈默不作声,粉项圈抬头看了我一眼,又速度把头低下去。

走出门,我低声问标志:“你的后事不交代了?”
标志大步不停的往前走,扔回一句:
“等我快死的时候再跟你说。”



评论已有 0

K For Kind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