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l的巨坑连载-《片段》第一章下故事连载

发布时间:2014-04-23 14:59:22  作者:Vil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五)再遇


我们足足互看了十秒钟,她应该跟我一样,犹豫要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们相识。
僵持了一会她微笑的伸出手,我也笑出来并握住她的手。两个人已经有共识,握手的同时继续笑着。
一旁介绍的人看出问题,问道:“你们两个认识?”
我微笑的点了点头,“算是老朋友”。
她在一旁附和道:“这么长时间没见,你没什么变化。”
可能是由于两个人的表情有点古怪,介绍的人开了个不识趣的玩笑:“难道你们有什么感情故事?”
她微微一笑:“不是在《知音》里的故事,而是在《故事会》里”
我打发走了介绍的人,转过头来继续她的玩笑,“奉命来拜访我,在我屋子里爬来爬去,然后跪着跟我聊天,这可不像是《故事会》里会有的故事。”
她面部表情没有一丝变化,仍旧微笑的回答到:“称呼一个曾经看过她裸体女人为老朋友,似乎也不是《知音》该有的桥段。”
我有点尴尬,不知道她对那段历史现在是什么态度,侧身让出沙发位置,做了请做的手势,她点头示谢,坐在了沙发上,双腿侧斜,手交叉放在大腿上,姿势还是那么优雅。
我重新搬了一把椅子坐下问她:“有个问题一直在困扰我。”我顿了顿“你家先生...不,可能是前先生,现在在哪?”
“我也不知道”
虽然答案让我有点失望,但完全是情理之中,我想了一会,问她:“那你现在...”,我有点不知道怎么问合适。
“没什么意外,我过一段就要结婚了”她猜出了我的问题。
“哦...好...恭喜...”我完全没有料到
“现在说有点早呢”
“对方应该很优秀”我继续客套着,思索怎么把话题打开。
“条件也还不错,最主要人比较踏实”貌似谈起她的未婚夫让她显得更为高兴一点,“不像你们那群爱玩的”。
“很不错”这是我衷心的感叹,我决定直接问来打开话题,“你对过去的事情有什么忌讳么...我是指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谈论那段经历”
“完全没有”她的态度让我感觉我刚刚的问题问的很怪,“那也是一段不错的经历,我很珍惜的”她补充道。
“你是指被一个男的看过裸体,然后又称你为老朋友的经历么”我笑了一下“看了我们能多聊一会了”
“哈哈...跟你聊天总是很有意思”尴尬应该彻底消除了,或者说一开始就只有我一个人在尴尬。

突然有人叫她名字打断了我们的对话,应该是她的熟人,带着另外一位向她介绍,她扬起了十分职业的微笑,我从未见过她这样的表情。客套一段后她恭敬的用双手递上名片,结束了这段商务介绍。
我有点好奇她现在的职业,可潜规则让我们不能互换名片。原本是两个平行世界,突然交织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奇怪。

重新落座,我们继续着刚才的对话,“不错的经历,我第一次听到这种形容,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想法。”
“当时玩的很高兴,从他和你们身上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很少有经历会比这个收获更丰富”有点制式的回答,不过听得还是很舒服。
“没有对身份迷茫过么”虽然我感觉这个对她来说根不是问题,但还是想听听答案。
“他跟你们不一样,他给了我一个身份”她一边回答一遍把腿换到另外一侧,重新整理了一下衣服。
“哦?我第一次听到”
“是的,只不过没有在你们面前,他其他的朋友、伙伴那时都认为我是他的女友,他也喜欢这样向别人介绍”说到这里,她笑了一下,仿佛回忆起了很甜蜜的片段。
我摇了摇头,“你觉得你们是么?”
她突然笑了起来,头略微前倾,右手握拳用手指背盖住了嘴,从我的角度看见了她小指和半个手掌,第一次看到这种捂嘴的姿势,美观而不做作。
她用嘲弄的表情对我说道:“真是奇怪,这个问题上我们的想法应该是在一个频率上,而他,则更像在个女生立场上,不是么”
我有点不解,追问道:“我没明白你的意思”
“那么多年,你没给L任何身份,为什么?”她并没有解释,而是反问道。
“额...”我需要时间整理思路来回答这个问题
但是她接着自己回答到:“因为对你来说,她不是你认知的女友,也不是炮友,更不可能是朋友,这些名词都形容不了你们直接的关系,她对你来说,就是‘那个人’。”
顿了顿,她接着说道:“换句话说,她可以用任何身份存在于你的身边,女友、炮友、性奴、宠物、母狗...好久没说这种词了,真爽”,她突然变得有点小兴奋。
注意到有些失态后她调整了一下情绪,身子前倾盯着我,重新平静的说道:“我的想法跟你一样,跟他在一起很好,我不在乎什么身份,他对别人说是女友,那就是”
沉默无语,关于这个问题我们真的在同一个频率上,没有更多可以讨论了。

“L现在怎么样?”她打破了这个沉默。
“还跟我在一起”我回答到。
“还能坚持多久”
“我不知道”我摇了一下头
“出现什么问题了?”
“你应该明白,她现在要的我给不了”我第一次对人说出了现在的问题。
“明白,谁都避免不了这一关...”她也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只不过女人会比男人先面临这些问题...”
“你现在这位口味如何”我决定还是换个话题。
“基本等于没有”
“那你受得了”我耸了一下肩膀。
“现在这位跟你们不是一类人,他的目标完全不一样,但是他很努力”
“有失必有得么...”我感慨道
“有得必有失...”她又泛起了笑容。
听见一阵吵杂,她回头望了望,“好像时间差不多了”
“让他们先折腾一会,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问一个不该问的问题。
“问吧,无所谓”她看出了我的为难
“想起他的时候会心痛么”
“喝醉的时候我会哭”
“谢谢”我站起身继续对她说道:“他在消失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原本应该是初始的客套话。但是现在我理解他当时的心情了,现在也可以跟你这样说”
“认识你很高兴”


(六)夜宵


“唔...唔...”女士在不停的呜咽。
口水顺着口塞流在床上,后面的那根棒子则摇头晃脑发出嗡嗡的响声。她趴着双手后绑,脚被并拢弯曲的绑在手部,身体不停的扭动,像是要挣脱这驷马缚一样。但她应该很享受,因为她紧紧的握着那根笔,估计是怕不小心脱手。
我拿着报纸寻找有意思的标题,这样故意无视她反而会更加激起她的欲望,麻烦的是要不停的留意那只笔,怕她随时会敞手扔掉。
我旁边的那位老兄则满不在乎,顺手抄起桌子上的电话拨了号码。
“喂,喂...客房服务么,给我送一份三明治和一份汤面过来,大概要多长时间?”
“哦,哦,挂账,别超过40分钟,没吃晚饭,要饿死了!”说完他挂掉电话,抱怨道:“做这点东西还要这么长时间”
“你怎么知道我习惯吃酒店的三明治?”我放下报纸问他。
“额...是我想吃三明治”他愣了一下,随口说道:“无所谓,我吃汤面也行”
我重新拿起报纸,继续寻找有意思的标题。老兄站起来走到女士身旁用手把玩了一会那个棒子,女士的呜咽声更大了,抖动也更加激烈。
“这贱人还真享受”老兄边摸索便说道,“你把这按摩棒绑的还真紧,完全不会脱落出来”
“我还特意把绑棒子的绳子系到了背部的栓上,这样她挣扎反而会拉紧那棒子”我找到了一则有趣的新闻,边看边跟他说到。
“真是艺压当行人,受不了就把笔扔掉,这法子你还真想得出来”
“她嘴被堵上又喊不了救命”我顿了顿,继续说:“有个保险机制总没错”
“报纸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看这骚货”老兄用手抽打着女士发出清脆的回响。
“我在找有没有关于一家便利店被穿个三点女人打劫盒套子的新闻”我开玩笑的说着,随后把报纸扔在一旁,“希望我的车牌不要出现在新闻中”
“除非你看的是《胡同日报》”老兄回应这个玩笑。
“最多还能再来十五分钟,再长怕出问题”我也站了起来,走到女士身边,查看她的手部颜色。
“你怎么样?”我拍拍女士的头,她点头表示可以继续。我又把她手中的笔取出,讲自己的一根手指放入她手中,对她说道:“握紧”,女士照做了,力度不错,目前没有任何问题。
“呦,呦,这可真让我见识专业的长什么样”老兄调侃道。
“扯淡”
老兄在女士屁股上掐了一把,对我说道:“不再继续,你把她解开”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他发的什么善心,问他到:“你确定?”
“确定”
用时不长,女士身上的绳子被全部去掉,她趴在床上穿着粗气,手则按着那根棒子在下面来回抽插。
“贱人,跪起来”老兄对那女士喊道,女士慢慢的爬起,跪在了床上,不过棒子依然插着,根部抵在床上。
“爽么?”老兄点了一根烟,给我也派了一根,并点起了火。
“爽...”女士头低下,小声的回答道。
“大点声!”老兄朝她吼了一句
“爽!”女士头仍然低着,不过声音大了很多。
我皱了一下眉头,怕这样吵到隔壁,对老兄说道:“你最好让她活动一下,疏通疏通血脉”
老兄点头表示知道,对女士命令道:“把内裤丝袜穿上,站过来”
女士用了一会才整理好,大开角的吊带,和她的大胸很是配套。
“给我们跳段艳舞”老兄略显兴奋的说道,转头对我说:“你顺便看看另一种专业”
“你可真会选活动筋骨的方法”我无奈的笑道。

女士转身从包里掏出一个播放器,连入屋内的音响系统,随着音乐响起扭动了起来。
她腿分开略有点马步,而身体却保持着平直,身体像一条蛇一样扭动着,而双手则像环绕在蛇身上的小蛇,慢慢的在大蛇上滑动。偶尔一个转身,腰身下弯凸显出屁股,随着音乐的节奏是那么好看。
跳了有一段时间,她一点点向我们走来,身体还在不停扭动,关键部位若隐若现仿佛是在挑逗一般。走到老兄身前,迈步跨在了他的一条腿上,双手握住他的双肩,身体一颤一颤,胸部也随着节奏在他面颤抖。
老兄一脸满意的表情,手放在了她的背部,随后慢慢滑落至臀部。转过头来对我说:“怎么样,这可花了大力”
“很好”我点头表示称赞,确实很有诱惑。
“让她过去在你身上跳”老兄拍了拍女士的屁股示意她到我这边来,女士转头看向了我,我摆了摆手。
女士明白我的意思,转回头继续在他身上隔空摩擦着,老兄又对我说道:“你又不愿意3P,真没办法招待你,我给你从酒店里叫个,你今晚就这住这里好了”
“我不喜欢吃野食”我拒绝道。
老兄冷哼了一声,“你是不愿意带套吧”
女士继续扭动,我有点开始害怕他们直接在我面前按捺不住。

突然门铃响动打断了女士的舞蹈。
“哪位?”我高喊了一句。
“送餐”门外传来一个男声。
比说好的时间要早很多,女士直起身子,可能是要向卫生间躲避,我则站起准备开门。
老兄突然拉住了女士,对她说道:“跪下,舔脚”
“我操,不是吧,你又来”我哀嚎到。
女士转脸看了一眼我,一副似曾相识的画面。但是这次她并没怎么犹豫,可能是知道自己没有选择,跪倒捧起了老兄的脚。
又一阵门铃,我摇了摇了头,回应道“来了!稍等!”

门口的服务员穿着黑色马甲制服,手里的大托盘摆放着三明治和汤面,我有点想接过来自己端过去,但这样就破坏了老兄的雅致。
“过去放到桌子上去”我努力让自己不带有抱歉的语气。
服务员微笑回答“好的”,但是当我侧身让道之后,他笑容瞬间凝固。
“去吧”我这次克制自己不带有无奈的语气。
“哦...”服务员缓过神来,端着托盘走到了老兄对面的桌子旁,女士跪在地上捧着老兄的脚,用胸部压住脚跟。含住脚趾在嘴里反复抽插,当服务员走近时她仿佛刻意发出了舔动的声响。
服务员放下托盘,老兄歪头报以微笑,说了一句“谢谢”
感谢并没有得到回答,黑马甲转身朝门口走来,将含有账单的夹子递给了我,他还是没有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黑马甲朝我苦笑了一下,我在账单上签下“绅士”二字,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钞票放在上面,合上夹子递给了他,并向他说道“有些事情还是记不住会比较好”。
“谢谢您”黑马甲很高兴,倒退出去关上了门。
我转过身来,女士还跪在那里享受着她的餐点,抽插速度变得越来快。
“来吧,该我们吃了”老兄得意的说道,换了一只脚伸向女士“让她也继续吃”
我慢慢的走到他们近前,问道:“你为什么不要两份三明治?”
“因为我需要一个碗”
“希望这个碗不会被装什么奇怪的液体”这个回答已经不会再让我吃惊,我顿了顿追加道:“虽然我知道这不可能”
“聪明”老兄拿起了一块三明治,掰了一块扔进嘴里。
“汤面是你的,我不会再用酒店里的碗”我也拿了一块三明治吃了起来。
“你没办法知道那盘子以前装过什么”老兄指了一下三明治的盘子,又掰了一块。
我看看手上的三明治,摇了摇头,继续吃了一口。老兄哈哈的笑起来,对我说:
“所谓绅士,就是在用完之后把它洗干净。”


(七)佳人


如果不认识他,我肯定会认为这是生活在天堂的人,朋友惬意的躺在沙发上,被三个不同颜色的美女围绕。
那位带红项圈的在给他当膝枕,一手抓住他的领口,另外一只手则用手指在他胸口轻撩,粉项圈则轻轻揉捏着他的大腿,而那位貌似有几衣柜白色衣服的姑娘,正在给他续酒。
朋友拿起桌上的酒杯,举杯向我高呼到。
“为了生活!”
“什么时候都变成你的仆人,分寸呢?”我哭笑不得。
“照顾她们的人都不在,我们要照顾的人要不在,我们自然要互相照顾了”朋友一边喝着杯子里的酒,一边回答到。
红项圈附和道:“哥特意叮嘱让我们姐妹好好陪陪你们,我们要回去交差的”
白衣姑娘重新坐回我的身边,扬起了一贯的职业微笑:“先生也不希望你们扫兴,所以让我继续陪着。”
朋友重新坐好,整理了一下衣服,继续对我说道:“接下来我们主要任务就是陪妞,我负责哄这两个,你要把我们的白玫瑰照顾好。”
“我的任务还真重”我拿起了酒杯。
“都说你们第一见面很情调”朋友哈哈笑道。
“胡说,要是敢像你一样手脚不老实...估计你就要到海面上去捞我了”我把酒杯举向白玫瑰。
她一手握着酒杯,一手拖住杯底,回敬了我,并说道:“那只是一次很普通的交流”
“是的,再普通不过了”,说完我喝干掉了这杯酒。

“说起来”朋友看着红粉二人“你们两个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情况,真没听说过”
红项圈身子向后靠在了沙发上,点起了一支烟,吐出一个烟圈,说道:“想听这段故事你可能要把我彻底灌迷糊”。
朋友又将目光投向粉项圈,粉项圈摇了摇头,看向了她的姐姐。
“你讲好了”红项圈猛喝了一口酒,对粉项圈说道。
粉项圈又摇了摇头。
“无所谓,你不讲他总会有办法问出来”红项圈不停的在喝酒。
粉项圈终于开口了“我第一次见到姐姐...她被哥吊着...抽的不像样...奶头和下面还被很大的卡子夹着...”
她的脸突然变得很红“然后哥叫上去把卡子拿下来”
红项圈叹了一声,接到:“那次倒是够爽”
白玫瑰也跟着叹了一声,摇了摇头,给我续了一杯酒。
朋友则苦笑一下,说道:“你们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那次”
他抬头看了看白玫瑰“那应该是你最初见到她们那次”
白玫瑰听到了用手扶了一下额头,说道:“别让我想起来”
成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追问道:“发生了什么?”
朋友回答道:“她们在用肛塞拔河”
“唔...”我联想了一下场景,转身问白玫瑰:“不至于让你这么不堪回忆吧?”
白玫瑰眯起双眼,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黯然说道:“如果你知道她们当时被灌了满肚子加了料的水,并联想到输的那个很有可能会喷出来的话,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正在喝的酒差点没有呛到我,看看旁边,红项圈继续喝着酒,而粉项圈一脸通红。

白玫瑰可能是为了岔开话题,问道“我一直有个问题,你们俩姐妹关系怎么会处的这么好?”
红项圈看了看她,回答道:“我们今天都是都是来陪的,想知道答案可是要有代价”
白玫瑰微微一笑,叫来服务员加了一瓶酒,然后说到:“这瓶算我的”
红项圈满意的点了点头,拿起酒瓶直接喝了起来,并给身边的粉项圈也灌了一口。
“在她来之前,我已经陪哥陪了挺久,但是哥口味变得越来越重...而且不时会失控,情绪很不稳定”红项圈拎着酒瓶边喝边说道,“那时候我很是害怕,一度想跑路。”
“那段我认识他”朋友插话说道。
红项圈没有理会她,继续说:“可是我舍不得,不仅是因为哥已经在我身上花了一大把票子,同时也是因为他对我很真实,让我很放心””后来哥有了这个小家伙”她拍了拍粉项圈的脑袋“哥找到了不少新乐子,情绪也好了很多,虽然我刚开始有点嫉妒,但是也解决了不小的麻烦”
“还有就是”她顿了顿抱住了粉项圈继续说道:“这家伙跟我一样,太小就离开家,比我还惨的是什么都不会做,照顾她后来也变成乐趣,她优点就是话不多,没主意,再生气看到她也都感觉她委屈”
“姐...”粉项圈貌似想说什么,刚张开嘴就让红项圈用酒瓶堵上,灌了一大口。
“赏酒的姑奶奶,这个答案您满意么?”红项圈貌似几口猛酒下肚,有点喝高。
“大概明白了”白玫瑰小口的抿着酒,仿佛在回味刚才的故事。
红项圈已经没有理她,反而是在跟粉项圈打闹着,像是要剥她的衣服,朋友在其中搞笑调戏着,三个人乱作一团。

我转身问起白玫瑰:“关于这故事你有什么感想?”
她一边给我续满酒一边回答道:“久而久之,就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给这滩血点缀点别的颜色,会有不同的感觉,也许会再多看一会”
我微微一笑,问她到:“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变成了那颗饭粒,你会怎么办”
她愣了一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后微笑对我说:“我会在那之前就做出选择。”
我举起酒杯,说道:“希望在那之后我见到你会是一副窗前明月光的样子”
她也举起酒杯回敬:
“借您吉言”


(八)聚散


以前说一个人害怕的发抖,基本都是靠感觉或者手的触摸,而这次我是真正看见一个因害怕而不停战栗的人。听着一声声惨叫,她的手抖的不停,低着头,估计是眼神不知该望向哪里。
真正成为领导的人,掐掉手里的烟头,对她说了一句:“跪下”
朋友像是要说些什么,欲言又止,转头看向了我,我没有领会到他的意图。
她就像本能一样闻声跪下,头依旧低着。
领导走到她的近前,不带任何情绪的说了一句:“头抬起来”。
她刚把头抬了起来,两个耳光扑面而至,我把头扭向一边,不忍看下去。
“真丢人”领导依旧没有什么情绪,她又低下头并小声呜咽起来。
“头抬起来”领导再次说了这句话,她慢慢的把头再次抬起。
又是两级耳光,“不长脑子”领导这句话我感觉不出他是在斥责还是在陈述。
她哭得更厉害了。

旁边几句斥骂转移了我们的注意力,那群人拖着那鼻青脸肿的小子到了领导的面前,那小子有气无力的说道:“大哥,你就是把我打死我也还不了啊,都散出去了”
领导看向他,指着跪在地上的女人问他:“那我留她去卖。”
小子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领导飞起一脚踹向了这小子,“没点血性”。
周围人也补了几脚,小子一阵惨叫,随后缩在地上呻吟。
领导望向朋友,说道:“我不负责给你追回来”
朋友摇了摇头,“就没想要回来”
“找个远点的医院,把他扔到门口”领导走到那小子面前,用脚踩住他的肩膀将他翻过来,继续说道:“不要再靠近那间屋子”

望着那群人拖着小子出去的背影,我突然有点不是滋味,转头问领导:“不会有什么麻烦么?”
领导摇了摇头,朋友在一旁发了一圈烟,接着说道:“他猜我不会报警,他也不会自找麻烦。”朋友点着烟,“他只是挨顿揍,还是赚了”
我转头看向还在哭泣的女人,蹲下身子用手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对她说道:
“虽说他走的有点不仗义,但是把你们都安排了,你怎么...”
女人看了一眼我,崩溃一般大哭了起来“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我该干什么...完全不知道啊....”
“那个畜生...我跟他那么多久...他就...我还不如直接找个不是东西的...”
我无奈的望向另外两位男士,双手互擦了一下手上的眼泪。
朋友拿起女士的挎包打开,可能是想找纸巾。
打开包的时候他一下愣住,随后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红项圈,他拿在手上看了看扔给了我。
我拿在手上看了看了看,摇了摇头,又扔给了领导。
女人看到这一幕,趴在地上哭的更厉害了。
“养而不教”领导握着红项圈说了一句,他从朋友手里拿过挎包,翻出里面的钱包,打开钱包拎出仅有的几张钞票塞给朋友。又拿出包里的手机,卸出手机卡,连同钱包里的银行卡一起掰碎。
做完,他把所有的残骸连同红项圈一起塞回包里,合上包扔给地上的女人。
“滚”
女人拿起包,看了一眼我们,想说什么但是没说,走了出去。

好一段沉默,朋友又散了一圈烟,对领导说道:“谢谢你特意过来,帮我处理这破事”
领导笑了一下,回答到:“应该的”
抽完一根烟,领导丢掉烟头,说道:“我回去了”
朋友握住了他的手,说:“有什么事用得着就给我电话,赴汤蹈火”
领导摆了摆手“客气,都是朋友”,他转身出去,走到门口转身朝我们挥了一下手,说道:
“认识你们我很高兴”
看着他离开,朋友和我面面相觑,应该是感觉他这句话有点奇怪。
等了一会,我们开始向外走,朋友突然感慨到:“没想到他这么做,我有点不知道当时该不该告诉他了。”
我苦笑了一下,对他说道:“刚才那个场景,你兴奋么?”
朋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这又不是你情我愿的玩乐”



 

评论已有 0

K For Kind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