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l的巨坑连载-《片段》第一章上故事连载

发布时间:2014-02-09 14:55:33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第一章


这是一个旁人看来光怪陆离的世界,但是在我看来确实一场关于欲望的探险;在这条路上,总有一些场景让人难以忘怀,总有一些事情值得回忆;总有一些属于我自己的片段。


(一) 访客


当我打开屋门准备放她进来,看到她已经直挺挺的跪在门口,这很出乎我的意料。
院子外的环卫工人握看扫把往这边张望看,仿佛已经看了一会,她应该不是刚跪下来的。
“进屋吧”我把门完全打开
“恩”,她并没有站起身,而是慢慢的爬进了屋里,我随手关上了门。
在门廊里她又跪直,这种训练有素反而让我有点不适应,皱起眉头对她说到,“鞋子随便放,然后去客厅”,感觉她应该更适应这种明确命令式的口吻。
“明白”,干练的回答。
我回到屋内坐在沙发上,内心不由得起疑,这应该不是同好见面的节奏。
她一点点爬到了客厅的中央,面对我跪坐下来,双手笔直放在大腿上,姿势虽然跟我平时要求不同,但也十分优雅。
“欢迎”我把自己脚下的垫子踢给了她。
“谢谢,房子很不错”她客套了一句,然后把垫子接过垫在了自己膝盖下面。
“没想到你这么… 被训练的很好”
“受过一些教育,基本礼仪还是懂的”她双手又放回了大腿上面,微笑的对我说。
不卑不亢,我对她背后的那位哥们肃然起敬。
“我以为你就是过来聊聊天的,没想会变成这种状态”我觉得她做的有点过了。
“我一直很尊敬您,加之您是先生的朋发,先生特意叮嘱我过来拜访您的时候要注意礼数”
“先生么… ”我没想到这个哥们竟然喜欢这种称呼,有点略显老气。“我去给你倒杯水,你可以选择坐在那上面”,我站起看了一眼那个垫子。
“谢谢,我还是跪看好了”
“你家先生给你灌输什么样的观念… ”我边倒水边跟她说道
“我能感觉到,先生对细节的要求比您要更多一些”
“看的出来,也就是你家先生比我还能装逼”我把杯子递给了她。
“哈,也可以这么说”她笑了一下,神态放轻松下来。“你家先生说让你过来跟我聊聊,肯定也叮嘱你细节了?"
“是的,这个可以晚点再说,让我先跟您聊聊吧”
“好,你想聊什么呢… ”


(二) 劫案


车后座上面那一对手脚有点不老实,我虽然有些不满,但是出于礼节并没有发声,而是将自己的注意力专注于开车。
这位老兄可能察觉到我的不满,侧了一下身子对我说:“这贱人自从在飞机场过了安检以后就一直在发骚”
我皱了一下眉头,这句话并没有消除我的不满,在旁人面前称呼一位女士为贱人,这完全超脱了我的日常准则。
为了消除尴尬,我只好接下这个话题:“在飞机场发生了什么?”
“安检要她把大衣脱掉过扫描,她解开几颗扣子,给安检看里面只有奶罩,安检就急忙挥挥手让她过去了”我感觉到老兄在摇头晃脑的说这句话。
“呵..你们真是走一路玩一路”我苦笑道
我看了看后视镜,那位女士紧紧的贴在老兄身旁,一脸幸福,仿佛讨论的话题与她无关。
“对了,给我找个便利店停一下”老兄突然兴奋起来
“要买水喝么,前面过个路口就有一个”
“哈,比那重要,方便停车么?”老兄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人在车里问题就不大”我有点纳闷他要买什么
“恩,有可以使唤的人,你就停”
“你也被伺候得很好啊”我开始减速,便利店就在不远处。
到了便利店,我打开双跳停在了路边,回头看着这一对,女的有点忐忑,而老兄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靠在门上。
“到了,要买什么,我去给你们买也行”虽然不想动,但我还是客气一下。
“不用”老兄挥了挥手,对旁边的女士说道“外套扔车里,给我搞盒套子去”
“我操”我吃了一惊,这超出了我将近一百多种的预判,换句话说,这事本身不可能在我的预判范围之内,眼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那位女士身上。
女士抬头和我目光对视了一下,瞬间避开,夜幕之中我看不清她的脸色,但是可以猜到颜色。她迟疑了一会,头又抬了起来,看向我,仿佛是在寻求帮助。
“还要我说第二遍么?”旁边的老兄好像要点不耐烦了。
女士低下头开始解大衣的扣子,声音略带颤抖的问道“要什么牌子的?”
“随意,能搞来什么就用什么”
我坐回了驾驶位置,从后视镜观察着一切,女士脱掉了大衣,露出了那个被安检员看过的胸罩,身体有点颤抖。
外面天气并不算很热,倒也说不上寒冷,分不清这颤抖是兴奋还是被寒颤。
女士侧身把手放在门把手上,貌似还有些犹豫。
“快去搞”哥们用手抽了一下女士的屁股。
女士打开门下了去。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这种场景是第一次碰到,我只能挑些无关痛痒的话,苦笑道“你说搞,怎么说的跟抢劫去了似地”
“因为她身上没钱”哥们很得意的说
“啊?”再一次出乎我的意料,“那她怎么搞?”
“贱人会有办法的”
女士离车有一段距离,身体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胸罩、内裤、吊带、丝袜和高跟,正在用稍快的速度朝店内走去,所幸路上并没有什么人。
我陷入了半蒙状态,确切说心理有一丝不安,恐惧,害怕出什么乱子。
“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我脱口而出
“没事,不是第一次”哥们的眼睛死盯着他的女士。
“我...难以认同这种做法”看到女士即将进入店内,我开始有点迷惑。
“为什么?”哥们的语气十分镇定,让我感觉他仿佛是在看片子
“会给他人造成困扰吧”店员从她进门那一刻就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为什么?”哥们重复的问了一次
这次把我问蒙了,不知如何回答。
“你不是卖货的,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讨厌,说不准很喜欢呢”哥们说着自己的一套理论,“她十分喜欢这样,骚货”。
女士指着收银台前面放套子的货架,跟店员沟通着什么,店内有一个老人,也开始盯着她看。
“就不怕被摄像头或者别人拍下来么?”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这个我教过她,头发打散遮住半张脸,进去之前看好摄像头的位置,脸永远朝向镜头的反方向,不被拍到脸就行”哥停了停“如果被拍到,只要脸不在里面,要是被公布出来,她,会更喜欢”
“抢劫一般的技巧”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引起骚动了呢,我是说别人会对她有什么举动”
“要我在这干嘛,我不是看戏,那种情况就该我上了”哥们确实神经紧绷的神态。
时间并不大,女士拿着一盒套子迅速从店里出来,飞快奔回了车里,坐下长舒了一口气。
我迅速发动车子,抱着逃离现场的心态飞快的开了起来,车内无声,过了一个路口我才放下心来。
“我应该把车牌遮起来”我不知道这话算不算玩笑
不过哥们还是笑了出来,问旁边的女士:“这次你怎么做的?”
女士感觉变了一个人,很轻松得回答道:“老办法最管用”
“你说了什么?”我真的很好奇
“进去拿一盒套子,对他说我急用,不过没带钱,能不能帮个忙?”女士像一个拿到糖的小孩,兴高采烈的诉说着。
“他怎么说”
“他能说啥,完全愣住了,看他没反应我拿着套子就出来了”
“还是抢劫...”我接近无语
“哈哈,你个放风接应的”哥们插进话来“要不要让这骚货把内裤脱下来给你看看,一定湿透”
“别,这样我就真是那卖货的了,我可知道自己什么感受。”


(三)派对


我面前的场面很带感,两个带着项圈裸女挺直腰板跪在门廊两旁,项圈一红一粉,姿势极为优雅,当我进来的时候朝我点头示意。
屋内坐着三个男人,应该是在聊什么有趣的话题,正开怀大笑。红粉两个裸女却不为所动,打过招呼后扭头相对而视,像两尊雕塑一般。
应该是设计好的场景,不知道是不是专门展示给我看的。
我回头看了一眼陪我来的L,她的眼神中有着一丝不屑,嘴角稍微上扬仿佛是在嘲笑。我们目光对视,L拧嘴角露出苦笑的表情并朝我眨了一下眼,随后整理了自己的衣服,跪倒,腰弯的很低帮我解开了鞋带。
我猜测她在内心中已经开始咒骂,在她头抬起来的时候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脑,她略微点了点头回应我。
屋内一位男士站起身来迎接我,这是三位当中我唯一认识的,可以算作一个朋友。
朋友握住了我的手轻拍了我的肩膀,仿佛像没有看到L一样对我寒暄道:
“我们刚刚还在谈论你,到的还是蛮快的。”
“看你们的气氛,我一定是成为笑料了。”我学着L摆出了一张苦笑脸。
“怎么会,这次也算专门为你办的,他们早就想认识你,我来给你介绍”朋友把我拉进了屋内,我回头看了看L,她比我想象的要从容,正边脱鞋边友善的和两尊雕塑打招呼。
但雕像好像并不是很友善,我不知道她这样做是不是会烦扰到雕像的主人,低头小声问朋友:“放她在那没什么忌讳吧?”
朋友回头看了一眼,小声回道:“无所谓,没有特别的讲究,放她随意就行了。”说完朋友又回复讨厌的商务腔,对还在我坐着的两位男士说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一段可有可无的介绍,在座的两位的故事我早已听过无数次,想必他们也很多次听到别人提起我来。
介绍完后我坐在了沙发的末角头,L慢慢的从门廊爬到了沙发边,跪在我的身旁的地摊上。
“不错,素质很好”坐在主人位的一位男士对着L称赞起来,这位穿了一件休闲衬衫,衬衫上一个几乎占到四分之一的品牌标志,仿佛要想所有人宣告他的气质。
我斜眼瞧了一下L,她面无表情的跪在那里,姿势很板正,但是没有任何反应,可能是已经无视一切在想下一顿吃什么。
“谢谢”我微笑的向标志哥点了点头。
“你应该也花了不少力气”
“物有所值”我从桌子上拿起一包烟散了一圈。
“名不虚传”另外一位男士说话了,语气很慢,仿佛是领导在做讲话,他讲话很简练。
“过奖,你才是”我起身给他点上了烟,他在烟着后拍了拍我的手以示谢意,我有点讨厌这个动作,但还是对他笑了一下,他回了一个安详的笑容,让我顿感舒服。
“你们两个回来,人全部到齐”标志哥突然向门口喊道,门口的一红一粉闻声结束了雕像状态,晃晃的爬了过了,胸部一颤一颤,很是好看。
我回头看了看L,她还在神游状态,姿势一动没动,仿佛被传染了雕像形态。
我轻拍了拍她的肩,对她说:“去把那瓶酒叼过来”
L回过神来,点了点头朝门口爬去,半路上遇见了正在往回爬的红粉两姐妹,她停下来扭头仔细看着她们。
标志注意到了这个举动,对我问道:“她对女的也有兴趣?”
“没问题”我大概知道他想问什么。
标志很愉快的打了个指响,笑道:“那今晚可有意思了,可以让她们好好交流交流。”
“只要你们不碰她就行”我虽然事先跟朋友叮嘱过,但是还是要当面再说一下。
“知道了”标志满不在乎“没想到你跟这个老古董一样”,说完指了指领导。
“好玩的要独吞”领导说话的语气就让人觉得不能反驳
“你是不会玩”标志不依不饶,“要不今晚让她们之中一个陪你?”说完踢了踢刚爬过来红粉两人的屁股。
“不敢”领导悠闲的抽着烟
标志回头问那对姐妹,“让你们陪他愿意不”
两人像是变了人一样咯咯的笑起来,红项圈说道:“听您吩咐就是了”
标志抓住红项圈的头发,用脚轻踢她的屁股,骂道:“我就知道你看上他好久了”
领导脸上没有一丝不悦,继续抽着烟,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朋友出来打圆场:“这老哥俩只要凑一起就开闹,我都习惯了”
朋友又指了指领导“他家里那个现在还在天上飞着,所以他是自己过来的”
“那厨房里你家那个母老虎一人在做饭?”从进来我就听见厨房里在折腾的声音
朋友笑道“是的,可惜你没福气,他家那位做饭手艺可是相当的好”
这时L爬回了我的身边,我把她嘴里袋子接了过来,对着标志说:“随便带了一瓶酒”
“真客气”标志接过酒随手放在了柜子上,不知从哪摸出两幅乳夹,蹲下准备给那两姐妹带上。
系好标志站起来对朋友说道“问问饭还有多久能好”
“十五分钟”厨房里传来一句喊声
朋友摇了摇头“耳朵真好”
红粉两姐妹在被系上乳铃后就不停用胸摩擦标志的腿,发出阵阵铃响。
标志得意的说:“等饭后让这几个脱光排成一排,我们当她们面讨论怎么玩,我最喜欢这个环节”
还有十五分钟,我感觉一直看着红粉姐妹蹭标志的腿也没什么意思,站起身来对几位说:“我先到处参观参观”
朋友明白了我的意思“后面院子不错,你可以牵狗去吹吹风”
一旁的L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链子拴在了自己的项圈上,双手将链子把手递给我。

后院的台阶上,L趴在了布台,我坐在台阶上玩弄着她的头发。
她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手,突然抬头对我问道:“装逼过瘾么?”
“累死了”我摸了摸她的下巴
“那为什么都要装逼”她寻找我的手继续舔着
“因为都没有”
“接下来一般什么节目?”L眯起眼睛看着我
“不知道他们怎么安排,只要气氛一起来就有意思多了。”
“我不会被绑起来,然后被轮番上吧”L用调侃的语气说到。
“不会,都是有分寸的人,玩归玩...”我停顿了一下“你不是想被那样吧”
“说不准哦”L笑眯眯的看了我一眼
“好玩的要独吞,给他们看已经好不错了”我回头看到最后一道菜被端了上来,站起身拉了拉L的链子
“回去,派对开始了”


(四)夜战


“不行就去旁边树林里”我故作轻松的对L说到
“不,我可以的”L却是一脸不轻松
我如同身处战场一般,在盯紧她的同时还要随时观察四周,神经高度紧绷听着所有动静,预判着可能发生的情况。
虽然L近似于裸体,可她身上还是布满了细汗,在黑夜灯光照射下发出微弱的反光。
“啊...不行了...”L小声的叫出来并停下了脚步,应该是那1200cc的水在她肠道内再次发起进攻,冲出去的战役打响了。
“都说过,挺不住就算了,我去给你放风,你就地排出来就好了”我再次挑逗她
“不要!”对她来说,可能在野外当着我面喷涌而出,还不如让她去死。她试着弯腰减轻压力,但是稍微一动,绑在胸部的绳子就会带动后庭那根S形的钩子,这会让她承受更大的刺激。
“真能忍”我边说边顺着她湿滑的后背向下摸
“不要碰...”L用一种哀求的声音对我说道
“怎么说话呢”我拽了一下她项圈上的链子,抽了一下她的屁股,对进行她斥责。
“啊...”这次挑逗对那1200cc来说应该是个不错的助攻。
“我错了,求求你,不要碰,马上就过去了”L已经略带哭腔
“好吧”我把她放到一旁,看了看表,这是第二次冲击,间隔五分钟左右,在她走到那个厕所前应该会再来一次。
“过去了”L一张辛苦脸把我注意力给引回她那里。
“那继续走吧”我拽住拽狗链,她默默的跟在我旁边。
“你要是怕被人看见,我可以用衣服把你的头蒙起来”我挥了挥手里她的外套,跟她开着玩笑。
她没有理会这个玩笑,一言不发的跟着我,可能是进入了自我麻痹状态。
我伸手搂住她的腰抚摸起来,问她:“在户外一丝不挂是个什么感受?”
“...感觉...虽然没有人...但是...好像有一群人在盯着我”说完,她把头埋入了我的怀里,“我怕...”
我伸手拎了一下她背后的带动后庭钩子的绳栓,她小声的呻吟了起来“这个感觉怎么样?”
“有点难受..插的太深了...”
“喜欢么”
“喜欢...”她紧紧搂住了我的胳膊

公共厕所已经出现在视线里,这场战争接近尾声。我摸了摸口袋里的刀子,稍微安心下来,这刀子是准备她突然不行的时候割断绳子用的,现在应该用不上。
可是1200cc的第三次攻击没有按时到来,这让我有点不满,我环顾四周准备拖延一下时间。
早先排查过,厕所周围没有摄像头,比较讨厌的是厕所前有一盏路灯,夜晚在灯光下会很麻烦,在你看不到黑暗里的人时,但他能看到你。
不过地形很有利,厕所前这条路是死路,路灯就在路的尽头,后面是不算太茂密的小树林。
我拉了拉L的链子,她停了下来,思索一会决定冒险。
“站到路灯下,摸给我看”
L在听到后愣了一下,并没有太多思索,默默的走到了路灯下,分开双腿摸了起来。
我站到离她很近的地方,背对着来路,阻碍可能出现的视线。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裸女在寂静夜里双手做着有规律的圆周运动,四周的一起仿佛都屏住呼吸观看,聆听着她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她很投入,仿佛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一只手伸向背后,主动的去拉扯背后牵住钩子的那个绳栓,眼神越来越迷离。
突然我听到背后有车轮摩擦地面的声响,迅速把手中的大衣张开裹在她身上,顺势把她搂进了怀里。
“低头,悄悄看看后面是什么”我小声对L说道“我不能回头”
L受到了惊吓,但是很快镇定下来,小声的对我说“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应该是要上厕所”
“别管,不要再看他”
“恩...”L突然抖动了起来,我瞬时间明白了,1200cc的进攻真会挑时机。
身后的车轮声越来越近,而L开始有点痉挛,身体不停的抖动,双手死死的搂住我的后背,我把她的头放到了我的左肩,她一口咬住了我的脖子下方。
我斜眼看了看自行车骑士,他并没有在意我们,而是把车停到了厕所门口,随后进了去。
我拍了拍L的头,她摇了摇头,小声说道:“还没过去...”
“我们不能等他出来还保持这个姿势”我对L说道
“马上就好”L手抱得更紧了,我双手摸到她的后背,结开了绳栓的结,准备把钩子拿出来。
L一下按住我的手“我自己来”
我笑了一下,如果要是强拔,1200cc可能会一下喷涌而出。
卸下钩子,L轻松了很多,穿好衣服对我说:“那我过去了”
“去吧”我拍了一下她的屁股。
看着她进到厕所的背影,我的心也踏实了下来,点起一根烟。
自行车骑士都离开好久,仍不见L出来,我略有些担心,高声向厕所里喊道:“还没好么?”
话音未落,L就出现在我面前,绳子已经放在了衣服口袋里,大衣敞开,胸部、下体若隐若现。她伸出腿卡在我的双腿下面,伸手抓住我的领口把我向厕所里面拽。
我笑道:“你这是要干嘛?”
她嘴角一撇,色迷迷的看着我说道:
“报仇”

 

评论已有 0

K For Kind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