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召之路-访谈摄影师九口访谈对话

发布时间:2014-11-18 10:16:18  作者:Vil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当我把几袋鸭脖鸭翅放在他面前的时候,九口这个长发美男子露出开心的笑容。在我记忆中他曾参加过武汉东湖的艺术活动,当时作品取意“回到东湖”,他将一张照片浸泡在送来的东湖水中。这让我猜测他可能是湖北人,精武或是周黑鸭,也许是给在外漂泊湖北人最好的下酒菜。

九口摆出几个盘子,开启一瓶红酒,对着下酒菜我们开启了这段采访。他出生在湖北荆州,在武汉度过了大学的时光,但他的专业却与他现在所从事的人体摄影毫无关系。关于专业的具体内容他在一阵狂笑后拒绝回答,只是摇头说道:“不提也罢,一点关系也没有,我都不好意思说了。”

大学毕业之后,家里也曾希望他找一份稳定工作过上按部就班的日子,但是逐渐的经济独立让他可以完全凭着自己的喜好来追寻梦想,随后他来到了北京。期间他曾经搞过文字创作也做过模特,而真正让他走上摄影这条道路的是他的一位女友。他用很简单的一句描述这段故事:

“我交过几个女朋友是摄影师,当时我对摄影也没兴趣,直到一个女朋友要出国,她送了我一台相机,说你拍点照片给我看一下吧。”

于是他开始按动快门,最开始只是风景,在快门不停闪动中,他找到自己真正想捕捉的事物,那就是女体。

2011年至今,他拍摄了一百多位女性,而这些被拍的姑娘全部都非专业模特,他们都有着这样那样的工作,可能就是冲我们微笑的便利店员,正在读书的学生,或是坐在办公桌前的上班族,而她们找九口拍摄的动机也是各种各样,有的为了记录,有的为了体验,也有的可能仅仅是因为好玩。

让我感兴趣则是“100”这个数字,当他宣布拍到一百位姑娘的时候,很多人都开起了“百人斩”的玩笑,这让我记忆犹新。当我问他是不是画正字记录这个数字的时候,他的答案却超乎想象:

“从来就没有想记录过这个数字,只是有一个机会我整理作品、给作品编号的时候突然发现,数字快接近一百了,于是就有了‘拍摄一百个姑娘’这个说法。”

这个答案让我明白了他并没有特别明显的目的,某个为止奋斗的成就,这个数字对他来说甚至里程碑都不算,只是他不断创作之间的一个小段子而已,也许源源不断的灵感才是真正激发他走下去的动力。

 

《合奏》

谈话就在我们不断碰杯中进行,我注意到了他书架上的一副作品,《合奏》,我正是通过这幅作品开始留意九口。画面中两个裸女相对抱着坐在一起,其中一位对着镜头拿着琴弓在另一位背上拉着,被拉的姑娘仿佛就是一具提琴。这幅作品的画面感很强,其中意味又耐人寻味,即使看过一眼也会让人久久难以忘怀。这幅作品的一版曾在拍卖会上以不低的价格落锤成交,让它成为某个人的收藏品。

摄影品做拍卖这种形式其实刚兴起不久,近些年来随着艺术品投资的不断升温,越来越多的摄影作品走上拍卖会成为藏品,这给了做艺术的摄影师更多希望与诱惑。

而面对诱惑九口仿佛并没有过多去思考,他只想做好眼前的事情,占据他思绪的基本都是下一个姑娘,下一个创作。我试图去探寻他的欲望,询问他脑子里有没有曾经闪过某个画面,画面中是多年以后的自己,那时的他在干什么,拥有着什么。

九口认真的想了想,给了一个很质朴的回答:“没有,对于一个搞艺术的人来说,也许最应该出现的画面就是自己成名之后的回顾展,可是我连这个画面都没有。”

在我和他交谈过程中他一直都是这样的心态,名与利对他来说仿佛是另一个位面的事物,他可以毫不关心,又能很从容的谈论这个话题。

但是他的生活并不轻松,北京高额的生活成本足够压垮每一个怀揣梦想的北漂青年,而九口很少参与商业活动,只靠出售作品维持生活与创作,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淡泊的心态让人难以想象。

对于这点,他有着自己的说法:“对我这种做纯艺的来说,过多去想这些没有意义,有人终其一生也未必做得出来,保持好心态把自己想做的做了就行。”

“纯粹”这个词也许是对他最好的形容,互联网上的舆论对他的评价经常分为两个极端,爱者至爱,憎者至憎,但是无论或褒或损,他们都喜欢用这个词来说他。

但是九口对舆论评价并不是很关心,这个不难理解,对评价两级分化严重的人来说,如果过分在意表扬则容易停步不前,反之如果过分在意负面评价只能说是在跟自己过不去,因为没有办法去扭转因为憎恶而憎恶那类人的观点,。

 

无论是生活压力还是舆论压力都没办法妨碍他的乐观,在采访过程中,我最喜欢他的对自己的一个评价,“处于上升期”。确实,事业的上升期可以让那些压力根本就不算作是问题。他对自己一副作品的态度也许能能好的体现这种上升期的心态,那就《Masturbation》(自慰)。

这套作品中,他用超长曝光的手法拍摄每个姑娘的整个自慰过程。但由于没有办法推测姑娘自慰至高潮的时间长度,导致没有办控制准确的曝光长度,为此,他只能反复实验来决定将要采用光圈的大小。实际拍摄的曝光时间虽然从5分钟到15分钟不等,单全部都是一次成功,最后形成了这个系列作品。

Masturbation

在他的书桌上放置着超大的照片就是《Masturbation》中的一版本,这版照片制作采用的是古典铂金印相工艺。这套工艺费时费力,需要用昂贵的药水长时间浸泡、洗刷,但冲洗出的照片影调非常丰富,不易褪色,适合作为收藏品。用这种工艺工艺冲洗如此大张照片确是前所未闻的,为此他与工匠们还特意制作了一个大型灯箱,最终才得到这幅九十九厘米长宽的作品。

当近距离欣赏这幅作品的时候我才明白这幅作品真正的魅力,凝视它可以让我进入一个沉醉的状态,超长曝光所带来的残影仿佛一股白雾,在黑暗的背景上诱惑着我进入那它的世界,向黑暗深处望去,照片纸上每一处细小的起伏都能拨动我内心深处愉快的那根弦。

我很愿意买下它放在家里每天欣赏,可是九口给这幅作品的定价却可以让很多人望而兴叹,他并不急于出售,因为他的“上升期”,这幅作品会随着他的上升而增值,另一方面他希望通过更多的展览机会让观众亲眼见到原作,这样才能感受到铂金印相的魅力,过早让它成为某人的陈列品只会让它丧失该有意义。

他的这两幅作品,《合奏》和《Masturbation》,有个很有意思的对比,《合奏》并不是一个刻意而为的作品,而是在九口拍摄中两个姑娘的一段即兴演出,而《Masturbation》则是经过无数遍推敲、设计而得出作品。精心设计与妙手偶得更造就了这两幅作品多代表的表现主义与写实主义之间的对比,其中感觉耐人玩味。

 

九口与[shì yì]

在他家的墙上挂着另外一套作品则更深意,意味从这套作品的名字开始,《[shì yì]》。这套作品一共有十三副照片,十三位姑娘或徒手或借助道具做着不同的动作,有的正用嘴把石子衔至瓶中,有的手持鱼钩仿佛要咬上去,还有的坐在地上围着一堆白色羽毛。在拍摄这套作品之前让九口照中每位姑娘说了一个词,他则按照这个词进行创作。

九口邀请我在看过照片之后猜测当时姑娘说的词汇,我挑了几幅在猜测之后询问答案,他笑着告诉我这个答案就是我心里所想。时至今日他已经记不清其中一些是什么词,但是每个观者都会得到属于自己的答案,就连这套作品的名字也一样,一切留给观众自己想象,而每个人心中的那个答案,就是他想表达的。我明白了他的用意,我想到的答案正是我自己内心的写照,那些我真正在意的事情。

 

九口有着很棒的创意,甚至可以说有几丝哲学韵味在其中。但退回到现实,其实艺术之路并不是我们所看到的那样有情调,有很多现实琐事需要艺术家去去关心去忙碌。比如《[shì yì]》这套作品,九口则需要获得其中全部上镜女性的肖像授权书,才能在自己相关的出版物、展会上面使用这些照片。而那副九十九厘米长宽的《Masturbation》,要把它运到展会现场就需要一辆大的箱车和几个人出力。九口就是在这样不停的创作、展出之间忙碌着,就在我采访之前他刚结束了“大声展”,马上又要去济南参加摄影双年展。

 

在采访就要结束的时候,有一个很尴尬的问题被我试探性的提了出来,那就是关于日本知名人体摄影师荒木经惟。网上关于九口的负面舆论经常指称他不过是荒木经惟的模仿者,我想就这个问题得到他的想法,于是我先询问他对荒木经惟的看法。

但在他给我的答案之后我没办法再继续询问这个话题,因为听过之后在我心中“模仿者”的说法已经无法立足。

“荒木经惟很多色情作品当时都是给色情杂志供稿,他作品与那个时代的日本色情文化产业的高度发达有很大关系,而他之所以受人尊敬,是因为当我们今天回过头来看到那个时代的照片产生感觉,并把它赋予了新的含义。”

这段话对我很有启发,他将“时空”的概念加入了我对各种事物的思路。当我们欣赏艺术作品的时候,经常都会沉迷于它给我们带来那种感觉而忘记了它是穿越时空的存在。这当然是艺术品的魅力之一,但是当我们穿越回创作它的那个年代设想当时的创作环境,就能让作品褪去很多后人所添加的含义。这些作品可能就产生于作者奔波忙里之间,他们或惊心策划或妙手偶得,只是因为灵感的火花在他们心中迸发,他们无论被人尊崇或是不被认同,无论家财万贯还是贫困潦倒,都一直在坚持着自己的道路。

于是更有意思的联想产生了,若干年后又会有人赋予九口这些作品什么新的含义呢?他这条艺术之路又通向什么地方呢?

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评论已有 1